粮草官道出数字后勤 2003年后勤队为“6星一船”保驾

发布时间:2004-03-19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2003年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行政后勤保障系统为保障以“6星一船”和重要型号试验为代表的多次飞行任务的圆满完成,留下了许多可圈可点、可资借鉴的经验。3月8日,科技集团公司召开了后勤保障工作研讨会,副总经理金壮龙到会并做了重要讲话,“粮草官”们也用一串串喜人的数字道出了一段段管理实录。

硬管理 带出数字后勤
去年,集团公司后勤保障工作围绕中心任务,重点抓好铁路运输、公路运输、中转接待、食宿安排、生活服务、节日慰问等几方面工作。为把工作真正做到家做到位,集团公司多次召开行政后勤保障部门会议,对各个环节及时出台制度和措施,让这些带有条条框框的规章制度起到监督和保证作用,让“硬管理”管出质量、管出成效。
后勤保障工作把型号责任令管理办法引入到型号试验后勤保障管理之中,建立和完善了试验后勤保障工作制度,实行了目标管理考核、岗位责任制制度。一院在进一步完善的基础上,制定了《大型试验后勤保障服务实施细则》、《大型试验后勤参试人员服务守则》;五院制定了《航天器发射试验队后勤管理规定》;八院提出“依法管后勤、依法办后勤”的工作原则;兰州转运站规范了三星级服务标准;四院铁路自备车纳入型号成本管理等等,这种“硬管理”克服了后勤保障工作的被动性与盲目性,调动了各方面的积极性,基本做到了干有目标、做有标准、查有依据、责有其人。
数字是对工作的最好说明。去年在铁路运输工作中,实际完成271批2118车,还组织完成了某单位档案后库搬迁运输任务,完成了神舟五号飞船在香港、澳门、上海、重庆、北京和呼和浩特等地的巡展运输工作,全年安全行驶45万多公里,保证了各项任务的顺利进行。
中转接待、食宿安排是飞行试验后勤保障任务的重要环节之一,成都、兰州、太谷转运站为试验任务接待中转参试专家、工程技术人员、上级部门、协作单位、内外宾、参观团和试验任务结束撤场疏散人员等达近3000人次,为试验现场购买运送物资37余吨,安全行驶20余万公里;成都转运站为做好试验中转接待服务工作,还专门对现有招待所进行改造和维修,添置设施。为做好试验队进场前的各项准备工作,集团公司办公厅及时召集任务单位,重点协调落实试验队进场的食宿安排;集团公司“五一”、“十一”组织慰问试验队及参试人员家属3300余人次,并通过成都、兰州、太谷转运站运送蔬菜、水果、食品、副食等慰问物资10车近18万公斤。
为确保大型试验任务的顺利进行,各单位都相应地加强了现场管理,选派精兵强将,开展优质服务。去年初,各单位根据型号任务纷纷成立了保障领导小组,制定具体措施,全年行政后勤部门先后组成30多支后勤保障队伍,出动各种车辆275台,保证了试验任务的需要。炊管人员在标准低、价格涨、难度大的情况下,千方百计调剂伙食,经常加班加点每天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到发射后期昼夜工作,保证试验队吃饱、吃好。医疗保健人员送药上门,热情巡诊,坚持饮食卫生定期检查和及时消毒制度,对急重病人认真检查,及时住院、送药送饭,抓紧治疗。特别是在“非典“疫情大范围发生的时候,各试验队都采取了严密的措施预案、防控检查、医药准备,坚持对公共场所、车辆、食堂进行消毒,由于措施得力,确保了参试人员身心健康地投入试验任务。

软管理 重在求实创新
集团公司后勤保障工作进行各种规章制度“硬管理”的同时,还进行着“软管理”,也就是进一步强调服务的理念,即“为航天大型试验服务,为参试人员服务,既是后勤工作的本职,也是后勤工作的天职”这一理念,同时树立三种观念,即:创新观念、市场观念、效益观念。
不论是服务理念还是三种观念,这种“软管理”确实在工作中起到了推动和促进作用。为适应市场和集团公司改革的要求,在试验后勤保障服务改革方面,各单位都进行了不同形式的尝试。五院从管理服务上进行大胆改革,充分利用市场和协作单位的资源,为试验队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如从“神舟三号”试验开始,后勤组除食堂管理员选派正式工外,炊事员不再从厂所抽调,而是改为面向市场从社会招聘,取得了良好效果。去年,“神舟五号”和各型号卫星发射任务中,共有76人全部从社会招聘,同时与他们签订劳动合同、工资合同,仅这项改革就节省经费20多万元。
改革一步海阔天空。在试验后勤保障工作中有的单位在用人机制上,改调用为聘用;在分配制度上,改补贴为浮动工资;在物资采购准备上,改自带为就近解决;在试验用车上,有选择地采取部分当地租车的办法,同时实行严格规范的试验队管理方式;在餐饮服务上,他们以市场劳动力价格聘用炊事人员,伙食标准和以往相比,不但没有下降,品种花样还不断翻新;参试人员、产品运输,由铁路专列运输,改为专列加空运、专列加公路、专列加客运的运输方式,这些改革举措,突出了一个服务的理念和市场、创新、效益的三种观念,为保障后续大型飞行试验任务注入了新的活力。
面对今年航天科技集团公司9箭11星的发射任务,面对重点型号试验的压力,这些“粮草官”们又开始了新的征程。

(钟加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