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追忆八院38岁的科技带头人研究员施永香

发布时间:2004-06-04
新闻图片
2004年5月12日,天色阴霾。就在细雨轻敲路边阶石的骊歌声中,38岁的她轻轻地走了,一缕香魂乘风而去。留给我们的,只有无尽的哀思和追忆。她,就是上海航天局第八总体设计部的研究员施永香,一位年轻人心中可亲可敬的大姐,一位让同事怀念的航天英才。
从16年前走出西北工业大学校门的“小丫头”,到如今某专业系统专家,她十几年如一日地钻研,从副主任设计师、主任设计师一路踏实地走来。在2003年她被八部聘为研究员,成为了八院某专业唯一的、最年轻的女学科带头人。
工作中 一个不愿停歇的陀螺
敢于面对挑战、踏实钻研,永远是施大姐对待工作的态度。从1999年到2001年,在演示验证项目研制过程中,面对着新型扫描技术的应用,她硬是凭着一股子钻劲啃下了这块硬骨头。已经记不清多少次,电话那头她心爱的儿子用脆生生的声音问妈妈什么时候下班回家检查他作业,这时她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连轴转了十几小时。正是她如此忘我的付出,让她确立了在某专业领域的学术地位,并于2002年获得了国防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病痛前 仍做点燃自己的烛
2004年2月中旬开始,施大姐常常会感到莫名的腹痛。对工作细致精确的她对自己却总是“模糊控制”。去两家医院均被诊断为胃炎,她便轻易相信了。“是胃病,再吃几天药就好了”,腹痛难忍,她却还是轻描淡写地对同事这么说。她深知作为某预研项目的分系统技术负责人,自己的时间是最不够用的,怎容病痛来侵占。可是病魔却无情地吞噬着她的健康——“胃癌,晚期”,3月8日这一天,第三家医院白纸黑字的宣判给了所有人当头一棒!最不愿倒下的她被“囚禁”在了病床上。年轻的同事去看望她时,她强打着精神传授多年积累的宝贵经验。5月1日,她特意要求平日里手把手教的学生去看她。尽管已经很虚弱了、尽管声音轻得只有凑近耳边才能断断续续辨出一些词,可是她执意要给学生再一次的点拨和鼓励。而这一天,正是她38岁的生日。
生活中 大伙儿的贴心人
作为研究室的原工会副主席、女工委员,施大姐是同事们的贴心人。炎炎夏日里为大家送上冷饮,过节时邀请大家边享美食边享同事温暖,这样的情景在大伙儿心里留下了永远的定格。如果哪位同事生病了,病榻前一定少不了她送上的慰问品;如果哪个办公室传来那熟悉的爽朗笑声,那么一定是她在和同事们谈话,了解大家的所想所需。最忘不了的,是那滚烫香甜的红豆汤——那一次,单位组织青年职工献血,得知消息后她熬了一锅香浓的红豆汤,小心地从一楼送上六楼、七楼,送到了研究室每个献完血的年轻人口中。在她当之无愧地获得部“三八”红旗手称号时,她笑了,美丽的笑靥成了大家永远的记忆之花。
病床上 与病魔斗争的顽强战士
开朗、爱笑的人都很乐观,施大姐就是如此,好像什么难题难事都打不倒她。即使是在她已经完全清楚自己的病情时,她依旧用笑容来面对每一个看望她的人。尽管薄被下她的身躯一次比一次消瘦,但她依旧用最顽强的毅力去和病魔抗争。记得那天同事为她送上大家精心挑选的靠枕、靠垫和披毯,她欣喜地收下了,说:“我要好好地和病症斗争,因为不是我战胜它就是它战胜我。我要通过治疗把癌细胞的数量控制住,再慢慢让它范围变小……”在那一瞬间大家也和她一样坚信,奇迹一定会眷顾这般坚强的她。
然而,她终究还是走了,不舍地告别了和她深深相依的亲人,告别了离不开她的工作,告别了牵挂着她的同事。当她在天国用美丽的眼睛温柔地注视着我们时,我们能做的,唯有走好她未走完的路。
(王波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