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军代表的心声:与航天人共燃激情

发布时间:2004-10-27
每个人都会有梦想。正是为了飞天的梦想,才有了明朝万户飞天的悲壮;才有了美国莱特兄弟体验人类第一次真正的飞翔;才有了前苏联人和美国人相继把自己的航天员送上太空,让多少人激情飞扬。
然而,加加林、阿姆斯特朗,这些名字毕竟与我们有些遥远。作为中国人,谁又会不期待炎黄子孙有一天能遨游太空呢?
成功瞬间 喜悦共享
一年前的10月15日,中国人自己研制的神舟飞船载着我们的飞天英雄,摆脱了地球的引力,驶向浩瀚的宇宙,实现了炎黄子孙千年飞天梦想。几代人的拼搏,成千上万航天人的青春、热血和生命,终于在那一刻成就了永恒的瞬间。中国人终于在太空中拥有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轨道。
当巨龙拖着桔红色的火焰飞向湛蓝的天空,当我们的英雄安全地踏上地面,我很荣幸地与铸造神舟辉煌的航天人一起经历了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分享了那份企盼已久的喜悦。作为一名驻航天单位的军代表,那一刻,我感觉与神舟的距离很近很近、很近……
在“神五”飞行取得圆满成功后,我代表总装备部驻上海地区军代表室,参加了某试验队,开赴神舟飞起的那个神奇的地方。站在试验基地,矗立在大漠上的飞船发射架遥遥在望,夕阳燃烧了云天,发射架正在静静地期待托起下一次的飞翔。我知道,那里曾经是一片天光地火,曾经是一片人海欢腾。
就在试验前,一位工厂的人员问我:“试验成败的责任应该全在研制单位,为什么你们军代表比我们还紧张?”是啊,作为军代表,在涉及装备质量问题上应该坚持原则,保持理智,决不能夹杂自己的任何情感。直到这时,我才明白,正如神舟飞船承载了国人千年的飞天梦想,我们的飞天梦想一直就承载在这十几年与我们朝夕相处、息息相通的产品上!
那一次试验取得了圆满的成功,试验产品像火龙一般直冲苍穹。命中目标后迸发出电光火石般的绚烂,虽然没有神舟发射时的壮观,但我们的阵地依然欢腾一片。远在千里之外等候消息的全体人员也同我们一样,不少人情不自禁,热泪盈眶。我们又一次和可亲可敬、朝夕相处的航天人分享成功的喜悦。
风雨历程 激情共燃
十几年前,一种产品刚刚立项,对这种处于世界领先,集合了十几门学科、几十项前沿技术的新装备,从经验丰富的老代表,到导弹专业毕业的大学生,都像是走进了一个未知的迷宫。面对重重困难,军代表正是发扬了航天精神,刻苦钻研,终于完成了任务。
我们的副总代表王嘉辰说,大学毕业后第一次参加军厂联席会的经历至今难忘。会上,上海八院专家谈到关键的技术问题时,军代表竟然没有人能够听得懂。从此,办公室成了他的家,几个月的时间里,他硬是把装满了几个文件柜的图纸一页一页翻了个遍;上到总设计师,下到车间工人都成了他虚心请教的老师;每次外场试验他都抢着去,十几年他竟没有一次落下。他对产品设计提出的建议和意见,经常被八院采纳。现在每当生产过程中碰到难题时,不论是上级业务主管部门,还是八院的领导,都会征求他的意见,他被大家尊称为“敢与院士对话的军代表”,去年还被选拔为重点人才工程培养对象。
弹指十余年,当年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在航天精神的指引下,在航天人的帮助和支持下,一路走来,如今个个都成了我们事业的中流砥柱。刘七旬多年潜心钻研装备维修保障技术,被总部聘为“装备专家”。由于他经常参加维修保障工作,一年到头在家的时间还不如呆在火车上的时间多,结果女友离他而去。在我们军代表室,像他这样的大龄青年还有很多。在人潮人涌的城市里,他们至今还没有自己的家。军代表牺牲的又岂止是爱情,身处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一脱下军装,收入就翻倍,但我们情愿和甘于奉献,默默无闻的航天人一样,对心爱的事业矢志不渝,终生无悔。
在市场经济加速发展,装备体制深刻变革的新形势下,为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实现装备跨越式发展,我们决心在三年内引入一套数字化的工作手段,打造一支专家型的军代表队伍,探索一种动态式的管理机制,与航天人一如既往地携手同心,让我们的梦想飞得更高、更远。
(马景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