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全球范围聘高管给企业引进能人的启示

发布时间:2004-12-15
中国航天报 记者 石磊
中央企业人事制度改革之风越吹越强劲了。国资委继去年首次招聘7名央企高管后,今年又出大手笔,面向全球一次招聘了12名大型央企的副总经理和10名总会计师,应聘者多达937人。据国资委党委书记李毅中透露,明年还要大幅度“扩招”,甚至要拿出几个“一把手”的位子。
国资委在央企用人体制上的破冰之举,以及他们在操作层面上的“相马”之术,的确给企业引进能人以不少的启示。
学历、经历一个也不能少
按说“招聘”一词人们已熟视无睹到没什么新鲜感了,但是国资委的招聘依然牵动了许多人的目光,人们关注的是国家看中了什么人才,央企乃至国企高管中最缺的又是什么样的人才。
来自国资委招聘组的信息表明,应聘中竞争最激烈的是中国航空集团公司分管资本运作的副总经理一职,报名人数多达148人,而最终夺魁的却是从未在业内工作过,但却有着丰富资产运作经验的薛亚松。薛亚松坦诚地说,招聘中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是一道面试题:“某集团与一家国企签署了收购协议。但准备接收时,发现被收购企业的安置方案未经职代会批准,你如何推进?”薛亚松的成功恰好在于他确实有过类似的亲身经历,他从头至尾主持过一家公司从股份制改造到上市的全过程,有解决问题的实际经验。他说,没有这个实践,无论看多少书你都不会有体会,也不容易想出对策。其他应试者也印证了国资委选高管的理念——他们看中的不仅仅是学历,更多的是经历,因为没有实践的知识是不完整的知识,只有经验与知识的捆绑,才能在实践中取胜。
基于这一理念,国资委的考题和考查的目标直指应聘者分析问题的思路和解决问题的办法。事实证明,经过几轮“筛选”胜出的22名高管,全部是知识层面高、专业背景好、实践经验丰富的人,这些人加盟央企高管无疑会在资本运作、财务管理、市场营销诸方面带来一股新风。
用6%攻破央企近亲现象
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坦承,过去央企乃至国企的高管基本上是内部产生的,因为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没有更多的产品竞争,选人的人和被选的人范围一般固定在本单位、本系统中。它带来的直接后果是近亲效应——高管层的经历、视野、思路高度趋同,缺乏团队的活力和创新,而这对于一个要参与国际市场激烈竞争的现代大企业来说,是致命之病。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央企业集团这一级,大约有1000多名干部,在其二级、三级分别有20000多名干部,其人员的流动出口仅为中组部每年安排为数不多的挂职支边干部等,真正进入市场流动的人很少,而按照人力资源管理的一个重要参考系数,人才流动的合理值应每年不低于6%。现在,央企干部稳定系数远远超标,而流动系数却远未达标,难怪经济界人士对此次招聘评价甚高,认为是“资产所有者雇用经营者的破局之作。”
攻破近亲效应的紧迫性还在于,现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不可逆转,产品的全球采购、资源的全球配置随之形成气候,国际上许多一流企业在人才选拔中已使用了全球资源、精英战略,比如有的跨国公司40%以上的董事会成员都是外国人。而如果我们的人力资源还局限于在本单位配置,那么不对等的人才配置如何能产生对等的竞争力呢?
看看本次聘任的22名央企高管的来源,便可明了国资委广选人才的决心。这22人中有12人来自央企系统、有4人来自其他国企或国有控股企业,有4人来自民企、外企和合资企业,还有2人来自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他们中绝大多数没有在应聘单位及系统工作过。受聘单位的高管们对这些新加盟者也表示欢迎,“他们像鲶鱼,搅动了原有的水”,“加入世贸后,几乎所有的央企都接触了国际化业务,决策层需要具备战略性、前瞻性思考能力的人,全球纳贤无疑是雪中送炭。”


新闻链接
央企改革动向
■明年4月底之前,187户与国资委签订了业绩责任书的中央企业负责人,要依据经审计的企业财务决算数据,对2004年度经营业绩考核目标的完成情况上报国资委。国资委将最终确认企业负责人年度经营考核与奖惩意见。考核优秀的企业负责人将得到基本年薪加上最高3倍于基本年薪的绩效年薪。
■从明年开始,国资委将在继续实施中央企业负责人年度经营业绩考核的同时,正式启动任期经营业绩考核。目前的年度考核的基本指标包括年度利润总额和净资产收益率,只考虑了当年的财务目标;而任期考核的基本指标包括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率和3年主营业务收入平均增长率。即将实施的任期考核是综合考虑反映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及核心竞争力等因素确定的,考核内容扩展到前瞻性投资、组织能力建设、管理调整等方面。
■11月30日,国资委确认并公布了第一批49家央企的主业范围,这些企业基本上都属于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企业。针对央企存在的行业分布面过宽、主业不够突出、资源配置不合理、核心竞争力不强的矛盾和问题,国资委决定采取确认并公布中央企业主业的方式,向社会公众传递明确的信息,表明央企布局和结构调整的方向,正确引导全社会特别是央企的投资方向,规范企业重大投资管理,严格控制非主业投资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