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时代电子公司704所人人抓型号质量保试验成功

发布时间:2004-12-17
近日,在奋战型号任务最紧张的关键时刻,记者来到正在为某型号加班加点的航天时代电子公司704所。所见所闻,信手拈来,篇篇都是一段段感人的小故事。
特别能战斗的质量部
今年5月,704所参与研制的一个型号任务在用户验证时发现了质量问题。以往,类似问题往往先要追究到设计人员身上,但是这次,该所先从领导抓起,追究相关所领导的管理责任、相关总师的技术没吃透的责任、相关室主任对产品监管及关注不够的责任,共处罚了7个领导,职工一个没罚。此事在职工中产生了很大的震动,全所人人自查自检的活动就这样发动了起来。
其实,早在今年年初,该所在航天时代电子公司的统一安排下,就开始加强质量管理工作的力度。最重要的举措就是根据国防科工委质量管理“80条”中“检验和质量管理必须一体”的精神,将原下放到基层的检验处人员召回到质量部管理,变质量管理的二级管理为紧密的一级管理。同时,在对所有的老产品复查的同时,对新产品采用更严格的管理手段。他们将已经退休的老职工请回来,审核产品的证明书和履历书,对产品的技术条件严格把关,减轻一线技术人员的负担;对质量部本身的工作,要求事事有文件,事事有程序,对所里开展的19项试验项目全部建立了标准,重新界定职责权限;修改704所的程序文件,把质量管理从经济上和效益上渗透到每一个员工的心里。一系列措施使质量管理部门成为所里质量管理工作最有力的基层管理部门。的确,在704所,每天,质量部的灯光是最后一个熄灭的。
在质量部的质量处,记者见到了董海师傅。听说前一阵子为了某型号的质量复查,他曾连续工作了36个小时。工作完成了,他却病倒了。我问他值吗?质朴的董师傅只说了一个字:“值”。上个世纪80年代初从三线回来的董海师傅说,这是三线人的传统,不知什么是累。离开董师傅之后,记者又接触到不少只是30岁出头的年轻人,他们对事业、对质量精益求精的劲头,使记者领悟到,在这里,三线精神其实已经和航天精神融为了一体。
永远不倒的坚固后墙
刚过30岁的丁洪宇上午还在加班,下午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医院,并很快进行了心脏手术。尽管领导让他回家多休息些日子,但是刚刚做完心脏大手术两个星期,他就出现在工作岗位上。在测控仪表部变换器车间,记者见到正在为变换器做低温试验的丁洪宇。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刚刚大病初愈,记者决想不到面前的这个人严格意义上说还是个病人,因为他和其他正在忙碌的员工们看不出有什么区别。记者问他的身体怎么样,为什么那么短的时间就来上班。他很平静地告诉记者,每个岗位有每个岗位的工作,自己不来,就会增加别人的工作量。记者后来听说,他的妻子就是医务工作者,她当然知道心脏手术后的休息是多么重要,但是,她的话和眼前的工作相比,他显然选择了后者。
在这个车间,记者又见到了在一个办公楼中工作,但一天都见不到一面的“牛郎和织女”中的织女—— 一名叫包莉的女工。因为和爱人同在一个车间,有同学问包莉,两人在家在单位都天天见面,烦不烦?她告诉老同学,别看两人在一栋楼里上班,楼上楼下的,但是忙起来,两人一天根本见不到一次面。
为了找寻 “牛郎和织女”中的男主人公——包莉的爱人,记者走进传感器车间调试组,只见几个人正围着车间主任沈杰好像正在争论着什么,走近一看,争论的主角似乎是那位面前堆满了一堆零件的员工。他就是检测班长杨伟志。原来,他面前摆的是刚刚接到的一批活儿的零件。3天前接到任务,6天后就要交出产品,9天的短暂时间还在其次,要命的是配套的一些零配件到现在还没到齐。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记者问在场的人们为何还不吃饭,“吃饭?你怎么不问我们该睡觉的时候,怎么不睡觉?早习惯了。”虽然,眼前有火烧眉毛的紧要事,诙谐的杨伟志还是不忘调侃。
由于测控仪表部工作性质的要求,女职工的比例相对大一些,紧张的工作,使她们每个人都对家庭拖下了不小的亏欠,幼小的孩子没人照顾,上学的孩子没法接送,年迈有病的父母无暇照顾。在事业的天平上,孩子、家庭与事业相比,虽然加上了泪水和歉疚但却似乎永远是轻了许多。记者想起在这之前的座谈会上一位员工说的话:“国家使命、民族责任虽然是大话,但是身为肩负国防任务的航天人,谁也不会让国家的国防任务在自己的手上耽误了。对航天人来说,荣誉感和使命感绝对不是空话。”一路走来,传感器车间主任沈杰一直没有怎么说话。别人告诉记者,他这个主任当得不容易,他家里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但是车间所有的加班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离开传感器车间时,记者由衷地对沈杰主任说:“你们人人都是英雄。”此话,决非记者的敷衍之词,因为在这里,记者体会到了航天人常说的“后墙不倒”的另一层解读:面前的这些工人,每个人不都是一座坚强不倒的后墙吗?有了他们,航天事业怎能不兴旺发达? 中国航天报记者 刘思燕 通讯员 王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