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红阳厂大干百天的真情瞬间

发布时间:2005-01-21
2004年9月16日,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发出了“背水一战,大干百天”的号召。从随后的9月21日起,红阳厂全面进入大干状态,全厂职工以坚定的信念和百折不挠的精神攻城拔寨,那难忘的真情故事,随着2005年的到来定格为历史的瞬间。
攻关 不畏艰
2004年9月底,红阳厂生产遇到困难,某关键零件成了制约生产的突出难点。攻关任务落到机加一车间后,车间主任刘远富召集相关人员开了一个专题会,把难点、应对方案向与会者交底,大家一起完善了攻关方案,并成立攻关小组24小时展开攻关。
这个零件的攻关颇似排球对抗赛中的传球,担任一传的是机加一车间车工班,二传由远安管理部总装车间铸造班担任,主攻手则是机加一车间铣工班。螺纹座是铸件的灵魂,一传手李军、仲惟勇、邹宇、朱永涛面对一堆零件材料,每人每天要换七八把刀,才能共同完成这些零件的加工。麻烦吗?他们不怕!每天,当车工班把还带着切削温度的零件从车床上卸下来时,钳工组的李胜利、熊飞、刘勇就接手下道工序,清除毛刺,效率就在点点滴滴的主动精神中提高。
2004年国庆节是朱永涛结婚的日子,为了不增加班组同事的工作量,朱永涛只在婚礼当天请了一天假,别的事一应交给了新娘和亲人。划线钳工李嵘是个女同志,白天几十个零件划下来累得连说话的劲儿都没有,可夜里一接到电话又立即赶到车间;镗工张南平、刘承军,铣工李铁军、王维洁、杨斌轮流担任主攻,在两个多月的攻关日子里,他们没休息过一天,瘦瘦的张南平因长期超负荷工作,腿肿得一按一个坑儿。他们的热情主动,成为攻关中的亮点。
攻关 不怕难
红阳厂研制生产的某压力容器,一度是工厂的荣誉产品。2004年工厂主体调迁孝感后,压力容器的生产一度受挫。当归零工作结束后,已经到了9月底,厂里给的生产周期只有两个月零5天。
技术员常征是2002年毕业进厂的大学生,他肯钻肯吃苦,很快进入状态。他把百天大干当成了快速成长的催化剂。对他来说,处理技术问题24小时随叫随到已成为基本要求,以此时时对生产过程进行全程监控。11月初,他因劳累过度险些晕倒在生产现场,领导赶紧派人送他去医院,在不到5公里的路程中,他吐了3次,医院诊断结果出来后,领导不放心,又派人陪他去武汉确诊,但他从武汉一回孝感就直接进了车间。
刷胶班班长石立泉是公认的铁人。为了保证压力容器非金属缠绕在白天进行,刷胶工序被安排在了晚上,别人干一个夜班可以回去休息,石立泉不行,他还要安排白天的生产。孝感的10月气温依然比较高,为了对付有腐蚀作用的气味,刷胶时必须穿戴胶质的防护服,大家多次发现石立泉从脱下的防护服里倒出汗水来。天越来越冷,一天凌晨两点多,调度室主任连续被两个场景深深感动:他去机加一车间周转零件,机加一车间车工赵金雄干完活后,趴在地上清扫车床,主任说地上多凉啊,怎么不站着扫?赵金雄说太累了。主任眼睛一热,当他推着零件回来时,等待零件加工的石立泉竟斜躺在水泥地上睡着了。
攻关 不言苦
某关键部件因质量不过关而贻误了生产进度,工厂把攻关的任务交给机加二车间钳工班。班长范松召集全班商讨对策。通过分析,大家找出“病根”在装配间隙上,他们开出的“药方”有些大胆:利用车床先粗车检测,再精车检测;然后松开再检测,拧紧磨合再检测。无数次的试验终于使装配间隙达到设计要求,4个昼夜突破难点,赶出的部件经试验中心检测全都合格。
4个昼夜突破难点,只是生产中的第一步,为了抢回周期,钳工班33人分两班24小时加紧生产,一天最少加工4套,多的时候达到6套,他们中没有一个人休息过星期天,其中还有14人自觉放弃旅游休假,范松、吴坚、李家宁、周祖斌、李学武等人干起活来简直是“一根筋”;徐东杰在车间攻关通宵达旦,妻子王力在研究所加班到天明,十来岁的儿子是“小鬼当家”,中午给他们买盒饭,晚上还要自己照顾自己;仲惟刚与妻子魏丽萍同在车间加班,不到10岁的女儿也学会了自己当家。特殊时期锻造着航天工人的意志,也给了成长中的孩子们锻炼的机会。
一个企业拥有这么优秀的员工,是它的骄傲。轰轰烈烈大干百天的故事虽然都大同小异,但却让听到的人和看到的人记住了那一个个精彩的瞬间。
(李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