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江北厂远安老厂区重要设备抢修纪实

发布时间:2005-07-22
曹恒平 陈妍

6月,当江北厂远安老厂区沉浸在夏日的酷暑中时,十余台型号重要设备仿佛耐不住酷热,纷纷“中暑”,故障频频,报警不断。尤令该厂领导挠头的是,不少“中暑”的设备偏偏是“独生子”,莫说十余台设备接连搁浅,就是其中一台“独生子”倒下,也将牵动全局,危及整个三江集团的型号进展。
一边是“急、重、难”的型号生产任务,片刻都耽搁不得;一边是该厂设备保障室只有18名从事设备维修的人员,他们既要顾及新厂区336台设备的正常维护,又要紧紧盯住分散在老厂区等处的将近30台设备,确保它们每天24小时不“打盹”。
受命于危难之时的该厂生产制造部副部长苑建英,凭着娴熟的业务技能,带领设备保障室18名维修人员,与酷暑相抗衡,演绎出了一个个高温下的动人故事。
为镗床家族“千里寻医”
今年5月~6月,6车间的三台镗床由于超负荷运作,纷纷轮流“病倒”。为了保证型号整体进展不受影响,机修人员日夜抢修,工作服被汗水一遍遍湿透,白色的汗渍染花了衣裳,但他们全然不顾,每天工作到后半夜,有时甚至24小时连轴转。6月15日,该车间的一台精密数控镗铣加工车床突然自动报警,“罢工”了。生产制造部设备保障室肖阳、袁健通过故障定位后断定:模块烧坏,需备件供应商更换。为节省时间,肖阳、袁健二人冒着36℃高温,把一百多公斤重的11个模块扛到了北京修复。北京至孝感的往返中,二人尝够了当搬运工的滋味,但他们却乐得其所:“为设备修复赢得了10天宝贵时间,值!”
深入“虎穴”寻虎子
6月28日,5车间联合井式电炉正在检修。但按照该厂生产作业计划,次日某型号零件必须进炉调质。任务不能停,检修也不能误。面对高达300℃的炉温,机修师傅们与高温进行了面对面的叫板。他们拆开炉盖,让大鼓风机对着炉口强行降温。当温度降至60℃左右时,机修师傅们用手摸了摸说:“还是烫,忍着点,可以换链条了。”产品调质的时间是抢出来了,但机修师傅们在烫、热的炉子里却足足呆了难熬的好几个小时。
7月4日,是联合井式电炉进行例行检查的日子。生产制造部苑建英、设备保障室班长赵卫平接到设备运行异常反馈后立即赶到现场。炉膛内残余温度尚有五六十度,两个人二话没说,毅然冒着高温的烧灼爬进了8米高的炉膛内。炉内的高温、缺氧,让他们一次次感到即将窒息,浑身发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汗水哗哗地流淌,接近两小时的艰难检修,故障原因终于定位了。当他们从炉膛爬出来时,全身上下没一处是干的。
给千吨巨人“大换血”
4车间千吨液压设备,是该厂调迁过程中的几个退役“巨人”。6月份,该厂新下达的一批冲压件任务,恰巧需要这两个退役者再次“发挥余热”。可设备刚启动,麻烦就来了:两个巨人拒绝“服役”。设备保障室为了求得万无一失,提出的维修方案是将泵、阀、开关、油管等液压系统要全部拆洗拼装,相当于给它“大换血”。面对用了近10年的液压油,不说油槽里高温难耐、异味冲鼻,光蹲在三米长、一人高的油槽里,将油污一点点往外淘也够受的。这些困难,设备保障室的机修人员吴京斌、佘西红等人全然不顾。他们只有一个念头:把两台设备全部拆洗一次、再把它好好拼装好,然后给它换上上10吨油,也不枉跟它打了10年的交道。在机修人员四天四夜的维护下,两台液压设备又重新走向了工作岗位,冲压件也于十余天后顺利地“走”下了液压机。
为“独生子”上“保险”
系统伺服控制线路不稳定、经常报警停机是旋压设压设备令人焦心的事。近三年中,虽机修人员对这台投资800余万元的“独生子”设备精心护理,但设备先天的性能不完善、系统线路问题、工艺布局及连接方式设计的缺陷,总是令该设备长期“病焉焉”的,给该厂产品加工质量造成了极大危害。
只有对该设备进行线路技术改造,才相当于给它上了“保险”。为保证生产任务的正常进行,缩短改造停机时间,该项目实施总负责人肖阳协同计划调度人员,合理安排加工与维修时间。工艺技术人员王明坤加班加点,在极短时间内设计出了相应的加工工艺,为技改的顺利进行提供了技术保障;生产制造部设备保障室的张良、丰平、周大道三个机修师傅利用军品生产过程中剩下的边角余料和该厂现有的折弯设备,自制支线架,克服种种困难,整整熬了三天三夜,终于竖起了支线架。6月25日,旋压设备系统线路技术改造工作全面结束,且试机一次成功。
十余台的设备突发故障、一台指令性的设备线路技改,被设备保障室的同志降服了。虽气温愈来愈高,但该厂远安老厂区的设备却机声轰鸣,仔细聆听,你能清晰地辨析,它奏的是一曲与高温决战的凯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