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钱学森归国50周年:高山仰止 师无止境

发布时间:2005-09-16
我从1983年起做钱学森同志的秘书。十几年来在钱老身边,耳濡目染,深受教益。钱老常常鼓励我总结一下自己的工作,他常说通过总结可以得到一些提高。我做科学家秘书有很多的体会和感受,钱老的感人事迹对我有很深的教诲和影响。
做科学家的秘书,也要注重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学习党的方针政策,学习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学好马克思主义哲学。这话说来可能是“老生常谈”,也许有人认为是“穿靴戴帽”,但在钱学森同志这里却是实实在在的要求。
做科学家的秘书要耐得住平静的生活,不为金钱和地位所动。像钱学森这样的科学家,名气是够大的,但科学家一般都没有什么“权”,更没有多少钱。所以科学家的秘书往往是坐“冷板凳”。平时,找上门来的人,多是真正做学问的“儒生”,下海经商的“大款”是无求于钱学森这样的科学家的。当然,也有为数不多的海内外商贾慕名而来,想见钱老一面,均被他婉言谢绝了。钱老说:“我是一名科技人员,不是什么‘大官’,又不懂经商之道,对他们不会有什么帮助,还是不见为好。”
钱老为人处事,有他自己的原则,第一他不题词;第二他不为人写序;第三他不参加任何鉴定会;第四他不出席任何“应景”的活动;第五他不兼任任何顾问、名誉顾问之类的荣誉性职务;第六他上年纪以后不到外地去开会或作学术报告,只在北京活动,连天津也不去;第七他不出国,特别是不去美国。他曾表示,如果美国政府不以适当的方式对50年代麦卡锡主义横行时期的所谓“钱学森事件”认错,他今生今世绝不踏上美国国土。他坚持这些原则,从不开先例,对来自各方面的请求或邀请婉言加以谢绝。曾有人向我暗示:某件事办成了“是不会忘记你的”,但我知道,钱学森的铁面无私用“糖衣炮弹”是攻不破的。有人埋怨“涂秘书门把得太严”,孰不知我是完全按照钱老规定的原则办事。
也许是近朱者赤之故,多年来在钱老身边,受其言传身教,有时也变得似乎“不近人情”,“不给面子”,成天坐着“冷板凳”,很少应邀外出活动,偶尔有人约请,也懒得动弹。墨守着平静的生活,或协助钱老做点学问,或就某些一得之见写点文章,我感到这样的生活也逸然充实。钱老常引一句古话说:“事理看破胆气壮,文章得意心花开。”我离他的思想境界虽差之十万八千里,倒也对自己的这种“处境”感觉良好。我非常珍视这一生能够走到钱老身边这一难得的机遇。
(涂元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