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钱老:与钱老接触中的几点感受

发布时间:2005-09-23
我第一次见到钱学森是在1956年10月8日国防部五院成立的大会上。接着,又聆听了他亲自讲授的《导弹概论》。当时,只是从闻其名而见其人,没有更多的接触。直到1962年,我从五院驻莫斯科工作组回国,担任了五院政委刘有光的秘书兼党委办公室秘书之后,才开始与钱老直接接触。因同在一层楼办公,朝夕见面,又加之我参加党委会作记录,见面和谈话的机会也就多了,互相也熟识了。
对他最深的感受就是他讲话富有哲理,深入浅出,言简意赅,逻辑性很强。因当时院领导大都不是专家,对导弹技术可说是外行,在讨论一些带有技术性的问题时,往往不大容易弄清楚。可经钱老解释、说明,大家也都能听明白了。这对党委作出正确决策,无疑是起了很好的作用。钱老的发言,综合和概括能力很强。有一次讨论对导弹加工中多余物的处理问题时,王秉璋提出,为保证质量,培养周到细致、万无一失的工作作风,决定对发现有多余物的一枚已装好的导弹进行拆装,分解。面对这样一个大的问题,钱老认为,对产品质量要树立“三分技术,七分管理”的观念,特别是尖端产品,更应如此。他说,没有严格的管理,是出不了高质量的产品的。这对说服当时对推倒重来还想不通的干部和之后建立严格的工艺管理规范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第二个感受就是钱老生活简朴,勤于学习。他平时办公,经常穿一身蓝布中山装。他既不抽烟,也不喝酒。出差在外,也是如此。1964年7月中旬,他和王秉璋、刘有光、刘秉彦三位领导一道,应聂荣臻元帅之召到北戴河汇报工作。当时,正是我国自行研制的东风二号导弹在6月29日进行飞行试验获得圆满成功之后,聂帅十分高兴,有意让几位院领导放松一下,上午汇报,下午自由活动。聂帅说,边工作,边休息。可钱老除参加汇报会外,其它时间大都用作自我学习。每天晚上都要学到11点左右。生活上更是和我们一样,从不提特殊要求。有时招待员不在,钱老还自己提水。对饭菜品种,从不挑剔。送给他的传阅文件,他都尽快看完,退回给我。一句话,凡是他自己能干的事,从不麻烦别人。他见我又要做记录,还要管文件,比较紧张。常对我说:彦朴同志,你也要注意休息。他的关心令我十分感动。
第三个感受是大事当头,不计得失,敢于直言。1967年七机部被军管,导弹研制工作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当时军管会杨国宇副主任分管科研生产。他和钱老配合很好,很尊重钱老,尽可能协调和解决研制工作中的混乱局面。可不知何故,杨国宇突然提出要离开七机部回海军基地休息。当时,我们从杨国宇的秘书口中了解到,他认为在七机部分管科研生产,在当时的环境下,就像在刀尖上工作,因而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钱老认为,杨国宇是一位有责任心和事业心的军管领导,不能让他离开,毕竟军管会的领导讲话在当时两派中还是有作用的。恰好,就在杨国宇即将离开的那天上午,主管国防工业的粟裕将军通知钱老到国防部大楼开会。到会场后,钱老即向粟裕谈了他的意见。 粟裕即让秘书通知机场,让杨国宇到机场后立即和他通话。粟裕明确表示,给杨国宇一周假期回去看看,一周后必须回到七机部继续工作。
由于钱老的建议,留住了杨国宇。钱老作为一名专家,在那种环境下,敢于直言,是难能可贵的。
( 张彦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