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航天502所空间控制博士班组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4-09-28

前不久,作为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优秀典型,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502所空间控制博士班组接受了10多家中央媒体的采访,相关报道已陆续刊发,并被大量转载,在社会上引起了轰动,产生了良好的凡响。

对于坐惯了技术“冷板凳”的博士班组而言,媒体聚焦的“高热度”让他们有些不适应。近日,记者再次走访博士班组时,发现他们并没有因为媒体的大规模宣传而变得心浮气躁。相反,执著于钻研航天技术的他们,依然用平和的心态奋战在航天科研的第一线。

攻关 唯创新制胜

博士班组2012年被正式命名。该班组拥有博士学位成员35人,所占比例高达95%。博士班组前身是502所研发中心研发组,于1979年成立,至今已经历了36个春秋。

36年来,空间控制博士班组一直从事卫星、空间站、深空探测器等航天器控制技术基础及应用基础的研究、关键技术攻关、背景型号论证和新型号控制方案设计等工作。

“航天器的控制系统就像人的‘大脑’,想要航天器测得精、控得准,就必须突破控制系统设计这一道难关。”502所研发中心副主任魏春岭形象地比喻说。“航天器想走路、想看世界,我们就必须在控制方案中对其进行设计规划,这样在后续的研制过程中,航天器才能‘有脚、有眼’”。

北斗导航卫星、月球探测、深空探测、空间交会对接等国家重大工程都没有成熟经验可供借鉴。这些工程中,制导控制是关键。

博士班组所要攻克的正是航天器前期研制的重要一关。这意味着只有航天器的控制系统设计方案完成,航天器的其他各部分的构造才能够最终确定。

“这项工作就意味着必须创新。”魏春岭说。航天器控制系统设计属于航天器研制的核心技术,在国外对我国进行技术屏蔽的情况下,班组的工作只能“白手起家”。

在重大课题和技术攻关过程中,博士班组需要依靠大量的仿真实验模拟航天器现实工作环境。“有时在仿真实验现象中,找不到某个参数的最优值,就要将几百张图仿真图打印出来,一张一张进行比对。”虽然从魏春岭的语气中似乎听不到任何艰辛,但是整个系统设计中,这样的参数可能需要成千上万个。

管理 3个“+”保科研

多年来,博士班组研制出了我国首颗近地轨道三轴稳定卫星、首颗返回式卫星、首颗双自旋稳定卫星等航天器控制系统的设计方案;对150万公里以外的嫦娥二号实现了精确控制;助力实现了天宫一号与神舟飞船的完美交会对接;帮助嫦娥三号探测器在月球实现软着陆以及控制“玉兔”月球车进行月面勘察……

攻关艰辛,成果丰硕。博士班组对于如何保证科研成果有着自己的“秘籍”。

“技术创新不仅要看含金量,还要看工程应用的转化率。”谈及科技研发,博士班组组长邢琰介绍说,“我们推行基础预研、背景预研、方案研究迭代进行的研发模式。研究项目选题不仅局限于中短期的型号任务攻关,而且还承担了大量具有创新价值的基础理论预研课题;同时,结合工程需要,从系统基础理论和方法的研究直接牵引辐射关键部件的研制,形成系统研发牵引部件研发的联动机制。这就是我们总结的纵向管理的模式,我们称之为‘长+短’。”

邢琰介绍,针对共性技术难题和重大型号任务,博士班组对研发人员配备采取了“内+外”模式。博士班组打破基础、背景和方案研发之间的硬壁垒,针对共性关键技术,组建了关键技术攻关小组,把有相同专业优势的成员组织在一起,集智攻关。同时,博士班组成员还定期与外部专家进行交流,利用“外脑”帮助班组成员开阔学术视野。

针对个人研究兴趣和特长,博士班组采用“收+放”的管理模式,即“研究外放,成果内收”。班组鼓励组员针对个人兴趣进行选题、对外合作和交流,而相关研究成果则“内收”纳入班组成果库。其中既收纳了星上规范化算法和关键技术攻关成果,还纳入了与国内优势单位的技术交流成果。

“正是这三个加号保证了我们科研成果能够及时、有效、形成系统。”邢琰说。

荣誉 前进中的积淀

走进博士班组的办公楼,在大厅中,摆放着许多奖杯和证书:全国工人先锋号、航天金牌班组、“十一五”技术创新先进项目组……这些荣誉见证着博士班组的成长。

“媒体报道不会让我们浮起来。”班组成员李骥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宣传让我们更深入地认识到所从事工作的重要意义与价值,此外没受到任何影响。”

“此时,我们更需要的是认清自己,不能被外界的赞美迷了眼。”邢琰说,“面对掌声和赞美,我们要把荣誉当作前进的动力,要知道有多少双期盼的眼睛在关注着我们。我们要把荣誉和宣传作为前进的动力,而不能‘飘飘然’。”

翻开博士班组的工作计划簿,探月工程三期、火星及小行星探测、空间站等一系列正在进行的控制系统方案设计攻关工作赫然在列,每项具体任务分配、每个时间节点都安排得极为细致。“这么多任务在等着我们去完成,只能前进不能等待。”邢琰坚定地说。(姚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