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钱老:跟着钱教授学习成长

发布时间:2005-09-30
2005年10月,是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钱学森教授冲破重重阻挠光荣回国50周年的日子。钱学森教授不仅对我国早期空间技术活动方面的贡献非常大,而且对年轻科技人员的培养也功不可没,我对此有着切身的体会。
1958年8月,我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分到负责人造地球卫星和运载火箭总体设计的第一设计院,从事卫星运载火箭的总体设计,钱学森教授当时深入到我们总体设计室指导具体的设计工作。
1958年11月,第一设计院迁到上海,并由上海市补充力量组成了上海机电设计院,从事探空火箭的研制工作。当时我负责探空火箭的空气动力设计工作,但不清楚探空火箭的尾翼应取多大才能保证火箭飞行的稳定性。我想到钱学森教授在美国曾搞过探空火箭,于是就写信向他请教。钱学森教授在百忙中给我回了信,指明了探空火箭尾翼设计应考虑的问题。钱学森教授不仅倡导了中国探空火箭事业的发展,而且十分关注这一新生事物的成长,仅在1960年,钱学森教授就三次亲临上海机电设计院的发动机试车或发射现场指导工作。他深入实际、一丝不苟的科学精神和平易近人、热情认真的工作作风,给参试人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钱学森教授是一位具有前瞻性的科学家,对空间技术一直十分关注,一贯积极培养我国空间技术人才。自1961年6月开始,中国科学院举办了由钱学森等三位科学家主持的星际航行座谈会,在三年中先后召开了12次,钱学森多次讲授了星际航行知识,许多科学家和中青年科技人员参加了这些活动。
为进一步促进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1963年2月至1964年7月,钱学森教授亲自指导包括我在内的上海机电设计院的四名年轻科技人员的工作、研究和学习。他在百忙中每周接待我们一次,听取汇报,进行指导和布置下周的任务。钱学森教授当时兼任中国科学院星际航行技术委员会的主要技术负责人,他派我们到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所、生物研究所等单位了解情况,协助制定中国科学院星际航行发展计划,包括上海机电设计院探空和星际航行的发展计划。他还派我们四人到国防部五院一分院了解我国中程和中远程火箭的研制状况和性能参数,为后来我国发射卫星、运载火箭的可行性研究进行预先研究。
通过钱学森教授一年多时间对我们的严格要求和言传身教,我们的综合素质和专业素质大大提高。
(李颐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