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科技集团神箭神舟印证“中国创造”

发布时间:2005-11-23
中国航天报 记者 宋丽芳
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获得圆满成功之后,“中国创造”更显其无限的魅力。对于担负载人飞船系统和运载火箭系统的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来说,在分享成功的喜悦中更尝到了“中国创新”的甘甜。公众认为,“中国创造”精神不仅大长了民族志气,而且也是中国航天再上新台阶必须遵循的原则。那么在“神箭”、“神舟”的研制中是如何体现“中国创造”精神的?它又对载人航天工程产生了哪些积极的影响和作用?11月上旬,记者采访了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科技委主任、刚刚受聘为国家“十一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的王礼恒院士。
六年六飞演绎自主创新
神舟五号飞船成功发射,圆了中华民族的飞天梦;神舟六号飞船发射成功,成为超越梦想的一次跨越。从前四次的试验飞船到后两次的载人飞船,中国航天创造了平均一年发射一艘飞船的记录。更为令人欣喜的是,从1999年到2005年,六年间成功发射的六次神舟号飞船,把“中国创造”的内涵演绎得更为充分,更为深刻。
王礼恒院士深有感触地说:提高自主创新能力,走自主创新的道路,是中国航天创建时就倡导的精神,经过近50年的磨砺,更成为航天人的强烈意识和遵循的原则,也是“神箭”、“神舟”研制和载人航天工程经验的总结。“中国创造”就是民族精神的真正体现,“神箭”、“神舟”研制中所涉及的核心技术都是“中国创造”的。
长二F火箭由十个分系统组成,其可靠性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掌握发射载人飞船运载火箭技术的国家。长二F火箭采用了数十项新技术,有10项关键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其中的故障检测处理系统和逃逸系统等主要关键技术,属于世界性难题。数百种火箭故障模式及逃逸判据,实现了运载火箭在待发段和上升段发生故障时的自动检测、自动诊断,并能发出逃逸信息,实现航天员自动逃逸和地面指令逃逸。为提高火箭的可靠性和安全性,火箭的重要系统和关键部位采取了冗余技术,万一主系统出现故障,可以迅速切换到备份系统上,保证火箭正常工作。长二F火箭在中国航天史上还实现了“三垂”模式,即垂直总装、垂直测试和垂直运输。
我国自主研制的神舟飞船,采用“三舱一段”构型,有13个分系统。神舟飞船总体性能优越,达到并在某些方面优于国外目前正在使用的最先进的第三代载人飞船水平。其技术进步特点有四个方面:一是跨越式发展,一步迈过体积由小到大,乘员由搭载动物到真人、由单人到多人,结构由单舱到多舱的发展历程,直接设计三舱三人方案。二是一船多用,一改国外没有充分利用轨道舱使之作废的做法,而是在完成任务后仍将其作为一颗科学应用卫星继续留轨运行。轨道舱增加交会对接机构后,又可作为目标飞行器使用。三是飞船电子技术和智能化水平远远领先,利用后发优势,采用了信息技术的最新成果及当代最先进的技术。四是飞船采用更先进的升力再入方式返回,制动过载小,航天员安全系数大,落点精度高。神舟六号飞船返回舱着陆的精度只比理论设计偏差一公里多,被喻为射击准确,命中十环。
“靠自己”创造“中国版权”
“中国制造”不能等同于“中国创造”。“神箭”“神舟”研制生产过程中的关键技术和核心技术的掌握都是有中国特色的东西,都得“靠自己”,而决不是简单的加工和生产。过去的“两弹一星”创造了辉煌,今天的载人航天工程续写了新的辉煌,而这些辉煌之中,无不凝结着“靠自己”的心血和汗水。
载人航天工程是我国航天史上规模最大、系统最多、难度最大,也是最复杂的工程。如何科学地确定载人航天的实现途径,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从组织、技术、计划、质量、人力资源等多方面保证工程的成功实施的问题,就摆在了航天人面前。
王礼恒院士简明扼要地说:航天技术属于国家战略性的核心技术,是用钱买不来的,要跨越式发展,不受制于人,必须自主创新,掌握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形成自身优势。只有占领世界航天科技的制高点,才能适应我国自身发展的需求,同时才有资格进行航天国际合作,共同和平利用太空。
十多年的载人航天发展历程证明,在飞船和火箭研制的各个阶段,在解决研制飞船和高可靠性运载火箭、轨道控制、回收等技术难题中,我们掌握了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使我国在这一领域形成独特的核心竞争力,走出了一条起点高、投入少、自主创新的发展道路。
有目共睹的是,“神箭”“神舟”研制中的“中国创造”不仅仅只是技术进步点,航天人“靠自己”还在许多方面创造了“中国版权”。
型号项目管理形成特色。承担载人航天系统中飞船和火箭两大系统研制的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成立了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集计划调度、经费管理、质量管理于一体。承担飞船系统研制的五院、八院在已有的行政指挥系统和设计师系统两条指挥线的基础上,也分别成立了载人航天工程项目办公室,从上至下建立了强有力的指挥调度系统。总指挥和总设计师两条指挥线畅通,各级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侧重横向,协调落实。各级定岗定责,共同编织成矩阵式的组织体系和网络。同时,针对多条战线并举,系统间相互交叉的局面,各单位周密计划,狠抓技术流程和计划流程的优化,制定计划网络图,在统一指挥调度下,交叉、并行安排工作,动态调度,取得了工程按计划进行、大型试验和飞行任务一次成功的优异成绩。
树立全新的质量文化意识。中国航天在航天型号研制生产、管理中总结出的“72条”、“28条”、质量问题归零双五条,都是质量文化的“结晶”,不断地被传承着,并不断地赋予其新的内容。在完成飞船和火箭两大系统的研制任务中,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把项目管理与全过程的质量控制紧密结合起来,培育了全新的以“载人意识”和以“人本意识”为主体的质量文化。在研制过程中,采取抓系统研制及整机研制质量与协作配套产品质量并重、工程硬件产品与软件产品质量并重等做法,全面、全员、全过程抓质量。一抓领导和管理机关,二抓元器件、原材料、设计源头和工艺,将质量控制点落实到每个系统、每个单位、每个工作岗位。如在长二F火箭研制生产中,实行“二不到二到”、“四不到四到”制度,即设计不到验证到,验证不到工程分析到;测试不到验收到,验收不到工序检验到,工序检验不到工艺保障到,工艺保障不到人员保障到。这些措施,把风险降到最低限度,保证了产品的可靠性和安全性要求。
一批年轻骨干人才挑起大梁。通过工程的研制,特别是通过加强对青年科技人员的培养和使用,已经建立起了一支以中青年科技人员为主的科研、生产、试验和管理队伍。目前,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从事载人航天工程研制的科研人员约有10000人,其中108人为飞船和火箭正副主任设计师,平均年龄38.5 岁。飞船和火箭的19位正副总指挥和总设计师中,年龄在45岁以下的有15人。从“神一”到“神六”,这支队伍逐渐进入最佳状态,成为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对保证载人航天后续计划的顺利实施奠定了坚实基础。
大力协同体现制度优越。飞船和火箭研制中,直接参与的科研院所和生产厂家有110个,涉及协作单位3000多家。这一数字充分体现了在社会主义制度下,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依靠自己的力量,团结拼搏,开拓创新,攻克各种技术难关,实现了在关键和核心技术领域重大突破。
作为“自主创新”承载体的“神箭”、“神舟”,以其技术密集度高、尖端科技聚集的精彩表现,不仅把“中国航天”写在了无垠太空,同时也把“中国创造”印在了浩瀚的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