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国航天报:帮我练就一双新闻眼

发布时间:2005-11-23
1990年,脱去一身橄榄绿,我走进航天企业机关。后来,我尝试着写了一篇报道投给当时的《中国航空航天报》,1200字的文章,登出来的只是100多字的小“豆腐干”,内心里真是百感交集,又羞又喜。羞的是自己文笔太拙,文章被编辑刀劈斧砍;喜的是编辑“开恩”,这毕竟是自己第一次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呀!
正是这100字的小消息,给了我一份自信。从发表一百字开始,我下定决心要发表一千字、一万字。一有闲暇时间我便把所思所想,以及生活趣事写成文章,投给报社。越写越觉得生活中有许多东西值得写,而且写作竟然是件趣事,也渐渐成了我的一种习惯。
在渐学渐写、渐行渐进的过程中,上稿率也日渐提高了。我的《害怕过年》、《瓜子人生》、《零的警示》等文章和照片先后被《中国航天报》采用。1994年5月,作为驻马店市34个优秀团组织的代表之一,我参加了由驻马店团市委组织的青春奉献“阳光家园”一助一行动,代表一个航天企业帮扶两名艾滋孤儿。当我走进艾滋病村、走进艾滋孤儿曾经的家,内心感到了强烈的震撼。作为一名普通的活动参与者,我想与他人的区别在于我具有了《中国航天报》给我的一双“新闻眼”。在先后两次走进艾滋病村采访之后,我采写了长达一万多字的的通讯《航天叔叔与艾滋孤儿》,在《中国航天报》发表后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不仅国内多家媒体、网站纷纷转载,而且我们还获得了近7000元的对艾滋孤儿的帮扶款。此稿也先后荣获第19届中国产业经济好新闻二等奖和《中国航天报》好新闻二等奖等多项奖励。
如果说,从发表第一篇文章我从《中国航天报》找到了自信。那么,在以后的日子,报社给我的是更多的鞭策和自强不息的力量。十几年的时间,我先后在各级报刊杂志发表文章1100多篇。连续近十年被中国航天报社评为“十佳通讯员”和“优秀通讯员”,荣获各级好新闻奖、征文奖以及专业奖励77次。由于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自己也从一名复员的战士走上了企业中层干部岗位。有一次去航天一院办事,站岗的战士说知道我。在拥有着一份骄傲的同时,我深知我的骄傲来自于我身后《中国航天报》这棵枝繁叶茂的大树。
(作者为航天时代火箭股份公司郑州航天公司党群工作处处长) (崔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