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国航天报:这个“家”真好

发布时间:2005-11-25
20年前,《中国航天报》踏着时代的潮汐,面对缤纷的世界,怀着畅游未来的豪情,横空出世。从此,中国航天人有了一份自己的报纸,工作、生活在航天沃野的通讯员有了一片纵横耕耘的园地,有了自己的“家”。
虽然我也是地方几个报社的通讯员,但舞文弄墨,给“家”里写稿在心情上、感觉上就不一样,仿佛编辑和我们通讯员之间有一种相通的“灵犀”、如约的“默契”。只要你的来稿贴近航天科研生产的实际、贴近航天人的生活,尽管有点“水”,编辑们还是不厌其烦、费尽辛苦地给你修改、加工,跃然报上。有一次,我写了一篇言论,观点、立意还可以,但材料组织得不好。编辑老师阔斧结构、细雕文字,近700字的见报稿,留下我的原文字也就200多;而后,责任编辑还专门给我来了一封信,说明情况。你看,咱“家”里人,多热情、多贴心。2002年初,我写了一篇科工六院党委为职工群众办实事、办好事的通讯,为了改好、改精,编辑部来电话十多回、稿件传真五六次,最终在一版头条发表,而且还获得当年的好新闻一等奖。“家”里人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唯我最知。
“家”的温馨、“家”的关爱,更促使我热心写稿,挑灯夜战、凌晨伏案,乐此不疲。20年来,我上《中国航天报》稿件近400篇,几乎年年受到“家”的鼓励,并被评为优秀通讯员。得益于此,院领导硬是把年届五十的我从基层“挖”到院机关专司文字宣传工作,在六院可谓“破天荒”。
我们的“家”刚起灶时,是一张4开的小面孔的嫩童,蹒跚学步,如今,随着家的不断成长壮大,愈发流光溢彩。由于我业余集报,珍藏着几份我们的“小宝宝”,20年后回眸时,更知“家”兴何艰难!而且,“小宝宝”成了集报友人索求的“抢手货”。我在心中自豪地默语:我“家”珍宝多,请君现在撷;再过20年,身价不平凡!
我爱我“家”,这个“家”真好!
(王四辈)(作者为航天科工集团六院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