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国航天”征文:我在第一现场享受成功

发布时间:2006-10-13
今年是我在航天科技战线上工作的第九年。能进入二院,成为二院众多科技人员中的一分子,我始终觉得非常荣幸和骄傲。九年来的风风雨雨,有不少难忘的事情,但我至今最难以忘却的是第一次参加导弹飞行试验的情形。
那是2000年9月份,某新型导弹刚刚定型不久。在那之前,刚工作不久的我参与了该型号发射筒的定型工作。那时大量的技术文件需要编写归档,图纸需要更改完善,定型音像资料需要编制,各项补充的鉴定试验亦要如期完成,出差、开会如走马灯,加班加点更是家常便饭,几个月下来我瘦了好几斤。而研究室的其他同志更是忙得脚打后脑勺儿,有个别同事甚至通宵加班。可以说那是我参加工作以来最为忙碌也最为充实的一段时光。
定型试验之后,二院应要求对第一批定型批产的导弹进行抽检飞行试验,检验该新型导弹的性能。那次飞行试验非常重要,而我非常有幸参加了那次重要试验。
当我随着试验队登上祖国海军的新型导弹驱逐舰,看着威武漂亮的现代化军舰,我深深地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一个航天科技人员而感到自豪。
发射之前的工作是繁琐而紧张的。一登舰,刚才还热热闹闹的试验队瞬间就“蒸发”在如迷宫般的舱室之中。“人都哪去了?走得真快啊!”原来试验队员们忙着各自展开、自检设备,到各自负责的舱室去了。我也随着本单位的同志一起进行设备的检查,顶着无遮无拦的太阳,在转塔上忙碌。甲板上的温度比岸上高多了,阳光也似乎更强,时间一长,我们几个经常在舰面工作的人都晒得脱了皮,人也黑了。特别是我和另外一个戴眼镜的同事,就眼镜框那里是白的,快成熊猫了。由于水土不服和劳累,有的试验队员生病了,但他们依然带病坚持工作,因为试验队基本上是一人一岗,没人能替代。为了试验的顺利进行,这种轻伤不下火线的事情已经不希奇了。工作虽然辛苦,大家没一个喊累的,因为这个集体人人如此,你已经融入其中了。
发射的日子终于到了。我们按要求都进入船舱,因为暂时没有我的任务,我就在舱门附近等待。舱室中不断传来指挥站发出的各项指标,报告目标方位、距离等数据的声音不断在封闭的金属船舱中回响。头顶上方就是我们的导弹武器系统,巨大的转塔此刻应该随着雷达指引的方向而转动吧?那枚蓄势待发的导弹是不是一切正常呢?毕竟有些问题不是靠地面检测能查出来的,要是万一打不出去怎么办?咦?怎么都过了发射距离还没动静?最后关头,导弹竟然没有发射!坏了!是不是出现什么问题了?在我的意识里最危险的就是这种要爆没爆的火工品,像这种“瞎火”的导弹,上去排故,万一刚靠近就炸了,那可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我就这么一直胡思乱想着,手心里也微微出汗了。事后得知好像是雷达出了点问题,要是再这样折腾两次,我的“个人系统”就要崩溃了。第二次试验开始了,汇报各种数据的声音再次在船舱里响起,希望这一次一切顺利啊!终于,发射的指令传出,只听头顶上传来一声爆响,隔着厚厚的金属舱顶依然清晰无比。第一个念头就是往外冲,我要看看发射的情况!这么想着,刚冲到舱门,身后的好兄弟们就赶上来了,一只鞋被他们踩掉,人也被挤到一边,几个女同事也一阵风似地从我身边飘过,结果我反而是先发后至,成了最后来到甲板上的人!等我赶到甲板上,顺着他们眺望的方向,依稀能看到舰首左侧前方的天幕上一个拖着淡淡烟雾的光点,迅速地向另一个光点靠近,紧接着是电闪雷鸣般的声音和亮光,似乎要把碧蓝如洗的天空撕开一道口子。
打中了!我们的导弹准确击中了目标!大家顿时欢呼雀跃。试验圆满成功!这些天的辛苦没有白费!定型期间的辛苦没有白费!我们终于没有辜负祖国和人民的期望……
(二院206所 周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