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国航天”征文:理想 飞翔 航天情

发布时间:2006-10-13
在通往理想的路上,看到的不是风景,而是一颗颗金子般的汗珠。
虽然我就读的大学主要培养航天及相关专业人才,但我的同学几乎没有到航天部门工作的,这些在21世纪初毕业的大学生们还是喜欢到外企或者IT企业工作。他们问我:你们在航天部门是不是就是像原来的老国企一样工作轻松呀?上班就是喝喝茶、看看报?我说,你们错了。我刚来到航天科工四院四部工作的时候就被当时的情形震惊了。我所在的办公室每天静得出奇,每个人都在有条不紊地忙着自己的那一部分工作,到了下班时间居然都没有人站起身,几乎是每天下班后接近一个小时同事们才陆续回家。每天晚上整个办公楼灯火通明,几乎每间办公室都有人在加班,这可是没有任何加班费的工作呀!在我们办公室,周末同样经常有人加班。一次周末来到办公室,看到时任我们组长的钟世勇也在加班,等我们下午要回去吃饭的时候,发现他正拿出从家中带来的盒饭在吃,吃完后晚上继续工作到10点。这,就是我对航天人最初的印象。中国的航天事业从无到有,从蹒跚学步到发展壮大,都是这些辛勤的劳动者用刻苦的工作态度一砖一瓦累积起来的。有这样的航天人,才铸成航天的无数辉煌、崭新未来。
生命如果是一趟旅程,在每一次发射升空的过程中铸就的就是平凡中最伟大的辉煌。
听着发射倒计时的喊声在晋西北高原回响,看着我们的产品拔地而起飞过长空,那种激动的心情也只有在发射现场的人才能体会得到。我很幸运,作为航天队伍里的新兵却已经多次参加某型号导弹的飞行试验了。每一次当导弹飞过天空,我都要压住自己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感觉都是那么的真实;每一次当目标点传来发射圆满成功的消息,那如释重负般轻松的心情,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试验场的工作压力是巨大的,每个人肩负的都是同一条战线上成千上万名辛勤劳动的同事的殷切期望,每一个人都力求不让任何一个问题从自己的手中溜过。在试验的过程中,有一些记忆像电影镜头一样永远也不会磨灭。一个普通工作人员的压力都已经达到极限,可想而知,作为型号总设计师的航天前辈侯世明,在发射试验的时候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在试验场每一次见到他总是匆匆忙忙的,有时候一晚上要开三四个会议听取各系统工作人员的汇报。有一次我承担工作的系统设备出现故障,而当时距离发射已经不到72小时了。侯总指示我们连夜做实验收集数据,到夜里一点钟的时候还在对数据进行分析,决定下一步的工作方案。侯总已是接近70岁的老人了,他满头的银发映着晋西北高原皑皑的积雪闪闪发亮,这个镜头永久定格在了我的心中。还有副总师石连生,有一次他发烧卧病在床,一边打着点滴一边阅读我写的文件,用扎着针头的手在文件上做修改和签字,这是我深藏在脑海里的又一个镜头……这些老专家用他们大半生的心血铸就的是无言的辉煌。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只能对所有为中国航天自豪的人说一声:这就是中国航天人!
(四部 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