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国航天”征文:老胡头印象

发布时间:2006-10-13
凡是在呼和浩特南地生活久了的人都知道,30多年前,359厂有个老胡头,一个远近闻名、深受职工和附近老百姓们尊敬爱戴的好老头。老胡头姓胡名之正,是我们厂的第一位厂长,一名德高望重的老共产党员。他一向刚正不阿、平易近人,和老百姓结下了牢不可破的深厚情谊。人们很少称他胡厂长,都亲切地叫他老胡头。
第一次见到老胡头,是在1975年底我刚进厂不久。有一天,一位50多岁的长者领着几个插队的知青来到车间的钳工组,让师傅帮助焊一个打井用的大钻杆。这位长者见我面生,便主动地问我:“你是刚来的吧?”我轻轻地点了点头。那时,我是一个新进厂的学徒工,刚刚20岁出头。接着这位长者便和我拉起了家常,问我从哪里来,到这里后是否习惯,工作和生活有没有什么困难等等。谈话中只觉这位长者态度和蔼,笑容可掬。和这位长者谈话结束后,我便问旁边的一位师傅,刚才和我谈话的是谁。那位师傅兴致勃勃地告诉我:“要问刚才和你谈话的是哪一位呀,就是我们常说的老—胡—头。”
出于一种好奇心,我向车间的一些老师傅打听了关于老胡头的一些情况。他们告诉我,老胡头可真是一位深得职工们喜爱和拥戴的好领导,他事事处处为职工们的利益着想,时刻关心职工们的疾苦。他经常走家串户帮助职工们解决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具体问题。尤其是逢年过节他更是忙碌,用自己的津贴为那些困难家庭买好米、面、油等,亲自送到困难职工的手里,哪里有困难,他肯定第一个出现在哪里。当听老师傅讲完关于老胡头这一桩桩一件件感人肺腑的事迹后,我深深地陷入了沉思,为老胡头的为人,为他那赤诚和忘我的高尚品德而肃然起敬。后来,我听说老胡头离开领导岗位后不久,便选择在河北省廊坊市定居了。
说来也许是一种缘分,时隔20多年后,我又有幸见到了老胡头。2003年,我儿子考入了华北航天工业学院,正好老胡头的家就住在校园内。9月中旬新生报到时,我和我爱人一起送孩子来到廊坊,并来到老胡头家。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后,开门的正是老胡头。虽然20年没见,他有些苍老、削瘦,但还是精神抖擞、神采奕奕。“老厂长,你还认识我吗?”没等他说话,我先开了腔。老胡头先是一怔,然后笑吟吟地说:“认识,认识,359的!”面对眼前的这两位不速之客,老胡头好像并没有感到陌生。说真的,当年在南地的时候,我和老胡头接触并不多,那时他也不一定知道我的姓名,这么多年了,老胡头竟然还记得我。在慈祥和善的老人面前,喝着茶、吃着水果,一起谈论着过去和现在。我们对两位老人说:“欢迎您二老抽空回内蒙古去看看。”一提到回内蒙古,两位老人的神情激动,目光中流露着期盼,喃喃地说:“不行喽,年岁不饶人哪,去一趟不容易啦。”说话间,两位老人的眼睛湿润了。毕竟他们与河西、与南地有着不可割舍的深情啊!
离开老胡头家,我们来到从359厂调到学院的吴师傅家。吴师傅给我们讲起了老胡头夫妻俩宴请学院贫困生的感人故事。快过春节的时候,老胡头和老伴刘阿姨看到虽然学校已经放假,但仍有一些学生回不了家,不能和家人团聚。于是,两位老人商量,决定请这些学生到学校的食堂来会餐。从食堂管理员处得知有三四十人没回家,就让食堂给这些学生准备饭菜、啤酒、饮料,并要求尽量丰盛些。第二天,当两位老人按约好的时间来到食堂时,只见人头攒动,何止三四十人,起码有一百多,这是两位老人事先没有料到的。管理员走过来难为情地向两位老人解释说,平时也没见有这么多人吃饭呀,这可咋办?两位老人干脆地说,一起请!让食堂管理员再去准备饭菜,让所有来的学生高高兴兴地吃了一顿饭。一顿饭两位老人花了几千元,但两位老人看着学生们绽开的笑脸,会心地笑了。
老胡头和老伴虽然都有退休金,家庭生活也不困难,但两位老人的生活非常俭朴,为自己从不乱花钱,对别人却慷慨大方。见到别人有困难他们总是解囊相助,招待客人时,花多少钱都不心疼。近几年河西子弟来华航读书的越来越多,只要听说是河西来的孩子,老两口就高兴得不得了,一定照顾得无微不至。每逢过年过节或双休日,都会从老胡头的家里传来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不用说,那肯定又是老两口在请这帮孩子们吃饭哪!
老胡头的家住在一幢很普通的小二层楼房里,楼下的一侧存着很多旧自行车。那都是老胡头为贫困生买的,每当学生们离校前,就又把车子送回到老胡头这里,老胡头又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义务修理工。他经常为孩子们打气、修车,忙得不亦乐乎。
老胡头已经80多岁了,身子骨还是那么结实硬朗,每天坚持到学校的老年活动室读书看报。我相信许许多多的人都在心里被这位老航天人的精神所折服。是啊,伟大的事业中有着许多平凡而令人感动的人生。愿老胡头和他的老伴儿永远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