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国航天”征文:大山里面建造“宫殿”

发布时间:2006-10-13
1969年初春,一个20人左右的设计小分队,手提行李、肩扛图板,风尘仆仆,来到四川万源一个群山环绕的大山沟里,参加“062基地401洞库”工程建设。
这是一个丛林密布的小山村,只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从外面延伸进来。这里三面环山,宛似一只大簸箕;气候反常,时而烈日炎炎,闷热难忍,时而阴雨绵绵,淅淅沥沥,令人捉摸不透;加之道路泥泞,坡陡路滑,给设计人员增加了许多额外的困难。设计人员用自己的双手,战胜困难,改造环境。没有凳子和绘图桌,搬来砖头、石块当凳子,用门板、床板搭成绘图桌;没有电灯,就点蜡烛和煤油灯。他们在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环境中,创造条件,为了航天事业去设计一项巨大的工程。
不久,建设单位办起了简易食堂,但运输困难,只能保证主食,副食蔬菜只好往后等等了,就连青菜萝卜也很难尝到。每天早晨吃的是窝头、咸菜,中午、晚餐就的是酸黄瓜。啃一口窝头,咬一口酸黄瓜,酸得人龇牙咧嘴,唾液直往唇外溢。难怪大家风趣地说:“弯腰鞠躬绘蓝图,张口结舌吞黄瓜。”住宿的地方,条件更是艰苦。由于气候潮湿,被、褥可以拧出水珠子。每天晚上,只好先和衣而卧,等把被窝温热了,再脱下衣服睡觉。
这项巨大的地下工程设计任务,时间紧、工作量大,且无经验可资借鉴,摆在面前的是一道又一道技术难关。设计人员接受这项任务时,心里虽然热乎乎,但肩上却感觉沉甸甸。
通过对设计任务的接触了解,他们得知我国不少地下工厂,因防水、防潮、防噪声等技术问题处理不好,工程建成后,一直不能投入正常使用,给国家造成巨大浪费。为了避免此类情况的发生,设计人员进行了一系列艰难的探索、研究和试验。没有资料,外出调研,到北京、重庆、成都等地查阅、搜集;没有交通工具,迈开双脚,爬山越岭、涉水过河;没有经验,就到一些地下工程走访参观,终于取得了一串串打开技术难关的“金钥匙”——技术情报资料和设计经验。
为了尽快拿出设计方案,小分队的设计人员顶严寒、冒酷暑,日夜奋战在这条山沟里。炎热的夏天,牛棚旁,污浊的溪水沟边臭气熏人,蚊子成群。在你埋头思考设计方案或专心绘图时,成群的蚊子会接连不断地向你发起一次次偷袭。冬天,天气更是“冷酷无情”。没有取暖设备的土房,四面透风,西北风一刮,好像进了冰窖;早晨牙缸、脸盆都蒙上一层冰霜。有的同志手上长了冻疮,脚上裂开血口,用胶布裹上,也不吭声。大家克服着常人难以克服的困难,硬是靠着一种为航天事业顽强拼搏的奉献精神,靠着集体的智慧,攻克了难关,夺取了工程建设的伟大胜利。
1979年按照设计标准的要求,经过施工、安装和调试后,一座现代化的地下工程建成了。这是一座“地下宫殿”,当你迈步走进工程的通道里,会发现这是当时国内最先采用喷射混凝土衬砌的工程之一。举目望去,一片灯火辉煌,耀眼夺目;通道尽头,豁然开朗,一座宽敞而又华丽的“宫殿”展现在面前。抬头仰望,上面是平整、光亮、洁净的银色吊顶,密布着细小的孔眼,这是吸声用的双层微孔吊顶,是当时国内第一次大面积使用的新技术。低头俯视,地上铺的是桃红色的水磨石地面,给人以清洁、透亮、温暖、美观、愉悦的感觉。地坪下面还有人看不到的由级配卵石(专用术语)组成的渗水层,也是当时国内首次使用的防水隔潮新技术的结晶。
这项地下工程,是极其复杂的工程。该设计经过实践证明获得了圆满成功,标志着小分队的设计理论和技术水平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反映出各类专业配合协作的熟练水准。1979年国防科工委授予这项工程设计重大成果二等奖。1982年国家建委授予这项工程设计“国家优秀设计奖”。
(七院 黎国庆 孔令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