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国航“”征文:向往 迷惘 回归

发布时间:2006-10-13
1983年7月,我们正等待着毕业分配,某军校来了两个军人到我们学校招生,同学们都非常兴奋,希望能到军校去。我由于裸眼视力没有达到军校的招生条件,没有参加面试,听说学校共有6人参加了面试,但只录取3人。没过几天,我们看到又有两个军人来到学校,直接到了负责学生分配的学生科。听说这两个军人来自航天部某省七机局,七机局是军事保密的科研单位,对同学们来说更是在军事之上增加了秘密科研的吸引力,同学们兴奋异常地传递和谈论着这个消息。一天下午,我正在教室和同学们聊天,班长走进教室对我说:“叫你去学生科!”我的心顿时“怦怦”地跳起来,同学们也都发出“哇!哇!航天!航天!”的羡慕之声。
在学校宣布毕业分配的大会上,学生科科长首先宣读的是分配到军校的同学名单,第二次宣读的就是我的名字,分配的单位是航天部某省七机局。老师和同学们向我报以热烈的掌声,我只记得我把用来记录的纸和笔都抛向了天空。这正是我的向往!
工作
我提前一个星期踏上了报到路。要去的是一个在停建了一段时间又开始建设的航天基地。我先坐火车到了一个县城,又从县城坐两个多小时汽车才到基地。基地的每个工厂建设得都像一个小城镇,有商店、菜市场、电影院、球场,有的还有游泳池。
我被分配到了某电子仪器厂通信站,那里正要安装一个400门的纵横制电话交换机。当时纵横制电话交换机还只在省城和一些大一点的城市开始安装,一些县、地、市还都是人工或步进式电话交换机。我很幸运,一毕业就接触到了最先进的通信设备,打电话告诉我那些分配在县、地、市邮电部门的同学,他们都羡慕得不行。由于我较早掌握了纵横制电话交换机的设计、安装技术,后来我参加了其他基地和单位的纵横制电话交换机的安装工作,还设计过8门、10门、20门准电子小交换机产品,使我在通信专业工作中受益匪浅。
迷惘
航天,给了我最好的工作学习机会和人生的启迪,也给了我深深的思考。到1991年,我已在航天工作了8个年头。年底我通过了工程师评聘,就在这一年,我所在单位要派4个通讯技术人员去深圳某港资企业工作,工资基本是当时我在单位工资的10倍,我被选上了。
在深圳的港资、台资等电子厂、电子公司“打工”,结识了许多一样经历的朋友。记得在一个台资高频设备生产厂,我遇到了贵州、重庆和江苏来的技术人员,都无一例外地来自国内航天或航空企业,大家在感叹的同时也做着各自的打算。一天,我在调试一个高频器件,有一个很小的衰减总是不能达到。这时我们的台湾经理走过来,对我说,他那里有一个新的高频接头,可以拿来试试。在换上新的接头后,器件调试好了。台湾经理指着新接头说:“这是台湾生产的,大陆做不出来。”我不知道他触犯了我哪根神经,我高声地说:“胡说八道,大陆卫星都上天了,做不出这个破玩意!”这个平时待我不错的经理,用手扶着眼镜,看着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看着一天一个样的外资企业,看着他们漂亮的厂房、有序的管理、精干的团队和优质的产品、一天一个集装箱的出货量以及员工那高高的收入,我常想,为什么在内地我们做不到?
回归
2000年,我的原单位组建了军品研究所,招回了许多在外“打工”的技术人员,我也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基地。
基地召集优秀技术人员,组建了军品攻关团队,通过攻关团队全体人员废寝忘食、夜以继日的工作,开发出了高技术含量的型号产品。基地按照国家政策,通过破产、重组和改制等,优化了基地资源,形成了优秀的管理团队,并建立完善了管理制度。在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的领导和支持下,基地的军品科研生产不断发展、壮大,突破了批生产过程中的道道质量难关,批生产产量大、质量稳定、可靠性高,员工工资待遇更是一年上一个台阶。我们建起了漂亮的办公大楼和现代化的厂房,住进了装修精致的新楼房,有的已经开上了小汽车。
我现在想要说的是:航天事业我爱你,我和你从毕业分配开始就已经结下了一生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