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厂干部职工用温情燃起生的希望之火

发布时间:2006-11-17
新闻图片
这几天,699厂的领导、同事常来看望滕海杰。此刻,他已经住进了721医院的白血病治疗中心。几天后,他就要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了……

噩运突袭 新婚家庭遇磨难
滕海杰今年34岁,是二院699厂65车间的一名职工,在2006年4月份一次体检中,滕海杰被告知患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在大家的印象中,滕海杰虽然个子不高,身体却一向结实,在厂里、车间里大大小小的足球赛上通常都会见到他矫健的步伐,然而,滕海杰的命运正在经历一次坎坷……
滕海杰说:“起初,在接到721医院的通知单时我根本就不相信,因为身上没有什么不舒服,而我体质一向也不错,所以,我又先后去了武警总医院、人民医院、301医院检查。当所有的医院一致认为我得了这种病时,我才如梦方醒。”
去年“五一”期间,滕海杰结婚,与新婚妻子携手,做了一对“相约加班到深夜”的“加班鸳鸯”。此事被本报报道后,在厂里一时传为美谈。然而一年后,幸福的家庭却被噩运打破。
当一个人对“生”没了希望时,他的世界就只剩下了晦涩。可滕海杰却不是这样,因为在得知患病的消息时,他马上就要当爸爸了。他不愿意将自身的压力转给他人,更不愿意妻子、孩子为他担心……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滕海杰瞒着妻子、同事,和往常一样正常上班。下班后,仍然经常和怀孕的妻子相伴着散步,为迎接一个即将临世的孩子做准备。与以前不同的是,他从此还要频繁往返于医院和家庭,开始接受治疗。

党委号召 全厂职工伸援手
在治疗中,滕海杰选择了医院制订的一套处方——寻找合适的骨髓配型。据估算,此项治疗费用押金至少需要25万元,全部费用将在45万元以上。为了治病,滕海杰出售了还需继续还贷的房子,又向亲戚借了一笔笔的钱,然而,在无情的病魔面前,这些似乎太微不足道了。
最早得知滕海杰患病消息的是65车间的职工们。一得知此事,他们便人人尽力,帮滕海杰走上寻医问药的路程。65车间的老主任曹玉川和车间工会主席崔淑珍是最早知道滕海杰得病的人。那时,崔淑珍师傅也碰巧因动手术而躺在721医院的病床上。崔师傅回忆说,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她一下子就躺不住了,她不停地向医生打听治疗白血病的事。在经过多方的咨询后,最终,她和曹玉川主任一起,带着滕海杰夫妇去找医院。
与此同时,在65车间内部,由现任车间主任聂鑫牵头,一场为滕海杰捐款的活动在悄悄展开。大家你一千,我八百地捐款。出差在外的同事,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积极请同事代捐。同在65车间的全国技术能手诸明强师傅一次就捐了三千元……就这样,你一点,我一滴,大家的关心聚集到了一起。
很快,滕海杰的事传到了厂党委书记李云那里。得了白血病,治疗费用肯定不小,李云书记暗暗地在心里算了一笔账。职工有难,单位不能不管。于是,他紧急召开党委会议,最终讨论决定在全厂发起倡议。此事由厂党委办公室承办,从发起倡议到收集捐款,短短半个月时间,厂各个车间、办公室就筹集到了9万余元,与此同时,厂党委还决定启动贫困职工救助基金,为滕海杰凑足了10万元。不仅如此,各个车间还积极在厂内部网上投稿,为滕海杰祝福……

众志成城 病魔手中抢生命
把捐款送到滕海杰手中是在9月28日。马上临近“十一”了,无论是厂机关还是各车间都处于节前的忙碌状态,李云书记那天要开一天的会。但看病不能耽误,他那天早晨7点钟就来到了办公室,边安排工作边寻思,要尽快把捐款给滕海杰送去才行。于是就在那天上午,李书记利用两个会议之间的空隙,与厂党委副书记刘彤一起,在党办、厂办、工会和车间相关人员的陪同下,来到滕海杰暂时居住的小家,将捐款送到了滕海杰手中。
此时此刻,滕海杰的妻子早已泣不成声,只是不停地说着:“谢谢,谢谢!”幸运的是,在等待生存希望的过程中,滕海杰已经寻找到了合适的骨髓。
11月15日,当厂领导、同事再次前来看望滕海杰时,躺在病床上的滕海杰精神不错,聊天时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是啊,滕海杰是幸福的,因为他的女儿已在10月24日降临到了这个世界;而且,滕海杰也是幸运的,因为几天后他就可以接受干细胞移植,迎接第二次生命。
“现在,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更看到了活的希望!在我们厂,有那么多人在关心着我。我要努力好起来,为了女儿,为一个完整的家尽快好起来……”滕海杰欣慰地说。
经过造血干细胞移植后,滕海杰还要度过一个月的免疫治疗期,我们衷心祝愿他的手术、治疗一切顺利。
(朱丽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