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船产品化工作专家出招破解低层次问题

发布时间:2007-04-11
在星船研制过程中,航天系统已经制定了各种标准和规定,以召开评审会等形式,进行了大量的技术审核和验收,并采取了多种手段强化质量意识,但是为什么仍然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疏漏呢?对此,五院科研质量部近日专门邀请了从事产品化工作的有关专家,就星船产品如何避免低层次质量问题、增强评审工作的有效性,如何加强外协产品管理和增强工艺稳定性等问题,进行了认真的思索和研讨。
吃透技术的关键,在于整个队伍素质的全面提高。
郑松辉:是否吃透技术,主要反映在队伍的素质上,因为人是第一要素。现在,五院进入岗位的年轻员工比例渐多。来到全新的技术岗位,年轻的员工对技术不仅要满足于应对工作,而且要求甚解,做到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平时,五院组织的培训不少,但还要提高系统的针对性,使受训设计师真正掌握所学技术且学有所用。
另外,吃透技术要抓源头,也就是技术文件编制人员的基本功要过硬。原来五院的设计文件相对容易记,技术人员基本功也很扎实。那时返回式卫星成功回收后,成熟技术马上固化,不再进行大的改动。卫星批量生产后,可靠性上来了,后续卫星自然得以成功。现在可靠性方面的书和教材不少,但是要考虑如何将书由厚到薄,变成实用型,让设计人员真正掌握,并将其变成自主行为。
王志尧:年轻人要有高度的责任心和事业心,要将职业当成事业来做。只有德才兼备的员工,才可能逐步走上技术领军岗位。这方面我们还要加强。
产品化工作要抓住源头,在体制机制上下功夫,避免出现产品化与型号研制“两张皮”,要将产品化工作真正变成全员的自主行为和自觉行动。
张敬铭:五院产品化工作形势不错,比较顺利地完成了2006年工作任务,但是任重而道远。后面的路怎么走?还要在体制与机制上继续研究和探讨,以加快步伐、巩固成果。
郑松辉:产品化工作花大力气做了两年,但回头看,感觉与实际结合还存在矛盾,型号研制生产没有根本的转变,物资、元器件等还是传统的单个型号孤立垂直采购,没有面向产品。
其实产品化工作是五院提高竞争力、再创辉煌的必由之路,非走不可。但关键要在体制机制上进行改进,否则,仅靠机关和几个专家推动,效果不能充分体现。全院要统一思想,使产品化工作更好地服务于型号。
王东盛:产品化不是权宜之计,应大力推进。这其中,理念非常重要,理念带动文化。大家思路要正确,一起来推动,不见得要轰轰烈烈,而是要扎扎实实为五院做事情。我觉得推进产品化工作要做许多具体工作,如各单位成立产品化办公室、组建专家队伍、科研和生产有机结合等。当产品定型时,要切实选用。
面对当前严峻的质量形势,现在正是抓平台产品化的一个契机。相对于各路“诸侯”自己抓来说,由院牵头抓力度更大、效果更好。
评审工作改进势在必行,提高其有效性和可靠性,使之发挥更好的作用,是把好型号质量关的重要一环。
郑松辉:评审工作要从源头处开展设计阶段的评审,避免走过场。根据我的了解,德国的评审很有特色。他们首先将设计文件按专业提前两天发给对口专家进行细致审阅。发现问题或疑问后,专家与设计师进行面谈,以达到评审的目的。我们现在的评审会,临时发的材料有时都读不完,细节问题更不容易发现,而且层层评审的必要性也值得探讨。我们可以改进评审办法,最多两级,一般一级评审即可。
余孝昌:评审会应该分级。专家应该提前介入,全面消化文件,把握难点重点。另外可以采取分析、抽查等评审办法。
外协工作是一项重要工作,提高其可靠性值得研究。
王志尧:外协产品如何控制,我认为应按照产品类型来决定。产品类型可分为机械、电路等五类。设计者应提出工艺总方案,包括:设计可生产性,材料基础,关重件,专用检测水平和包装、运输、储存等检测试验保证等。最好能提供经过严格评审的工艺建议指导书,对关键工艺委托专人监督和验收,以提高外协产品质量。
郑松辉:外协产品应对厂家提出明确要求,要有约束。只提技术指标是不够的,还要现场考察该单位的技术水平,杜绝责任不清、合同不清、质量保证要求不清等问题的发生。
(陈国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