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519厂康庄航天工业园趟出一条转型升级“康庄路”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4-11-13

秋日里的山西长治显得端庄静谧。从长平之战到上党战役爆发,从百团大战到黄崖洞保卫战,这座千年古城的历史里奔腾着浓重的军事血液。

从长治市取道西北方向,18公里外的屯留县里坐落着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519厂的康庄航天工业园区,这座总规划面积近1000亩的综合型园区,为该厂的民用产业带来了一抹新生机。

走出去,必须走出去

时光回转到硝烟弥漫的1939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缺少武器装备的八路军在这场中华民族的全面抗战中打得异常艰辛。这一年的7月,八路军总部将设在山西榆社县韩庄村的修械所迁移到长治市黎城县黄崖洞,并扩建为当时我军华北敌后最大的兵工厂。在这里,我军开始大规模制造破敌制胜的武器。

前身是黄崖洞兵工厂军工部一所的519厂于1965年开始在长治生根,并成为我国第一个航天地面设备生产基地。如今,在该厂产品被不断运用到中国航天重大工程的同时,立足于航天技术的民用产业生产经营体系也正在形成。

除航天型号产品之外,专用车辆、能源成套、停车设备、高端装备,这些依托于我国军民融合大背景开拓的新产品成为519厂民用产业的主要生产领域。实际上,从本世纪初开始,这座曾经执著于军事工业的工厂已经扎扎实实开始了它向民用产业的转型之路。

想要发展民用产业,摆在519厂管理者面前的首要难题就是作业场地不足导致新项目无法上马的现状。这座位于长治市南郊、东临塔岭山、南北双方受制于其他单位、西面紧挨居民区的“刀把形”生产区,无论如何再也拓展不出更多的生产空间了。

“走出去,必须走出去!”当时的厂领导意志坚定地用这句话规划出519厂民用产业发展的去向。

2002年,长治市屯留县开始招商引资发展当地经济。“零地价”的引资政策一经发布便吸引了519厂的关注。“这不正符合我们厂的发展规划吗?”该厂发展规划部部长卫承熙回忆当年的情况,眼里依然透着欣喜。

519厂与屯留县政府一拍即合,300亩土地成了该厂康庄航天工业园第一期建设用地。之后的10年当中,周边的600亩土地也被相继规划进入这片园区。

军民结合开拓领地

生产用地有了,到底发展什么民用产业?这又是一个问题。

经过多轮讨论,519厂对康庄航天工业园进行了精确定位:建设军民结合型工业园区,重点发展民用产业。2004年,厂里的专用车分公司和钢结构有限公司率先入驻康庄航天工业园区。

液压系统制造和焊接技术是519厂多年来在航天生产领域积累的技术优势,而专用车公司和钢结构有限公司的产品恰恰是这两种技术的代表。同时,决定搬迁这两个公司的原因还在于,专用车、钢结构这两种产品生产独立,与老厂区内其他生产项目不存在紧密的协作生产关系,向外迁移容易得多。更重要的是,当时这两个以民品为主要产品的公司确实需要足够大的生产空间承载未来的市场发展。

事实上,这两个公司搬迁之后重新进行布局的生产线终于不负众望:2004年,该厂生产总值6亿元,2006年,康庄航天工业园区的发展使该厂实现了总产值12亿元的突破,而2013年,仅康庄航天工业园的产值就达到了10亿元。

今天走进康庄航天工业园,6个占地总面积约15万平方米的现代化厂房机器声轰鸣,5条现代化流水生产线上源源不断地生产出特种车、建筑钢结构等产品。

据该厂民品经营部部长韦中山介绍,目前,钢结构公司生产能力年产量达6万多吨,单件大板梁重达200多吨,板厚达200毫米。专用车分公司开发了日处理50~900吨大型垃圾压缩站、矿用自卸车、后装压缩车、拉臂车、摆臂车等系列环卫产品,军用民用吊机走向全国各地。在这里,由航天技术转化而成的民用产品创造着不俗业绩。

赶信息化的“时髦”

上午9点,桑晓宏打开办公室电脑中的数据库,轻击鼠标,公司前一天各条生产线上的工作状况一目了然。作为钢结构公司的总经理,这个网络化管理平台是他从整体上了解公司生产进度的“眼睛”。

从入驻康庄航天工业园以来,519厂的两家民品公司内部萦绕着不断进行符合自身信息化管理方式探索的气息。

以钢结构公司为例,该公司将产品从合同图纸、材料采购、库存信息、生产进度、油漆打包到最后成品发运以及外购零件到位、辅料的准备等主要生产活动全部纳入了自建的网络信息平台,通过信息平台做到人、机器、产品三个元素精准控制。

最让人拍手叫绝的是,钢结构公司对零部件流转进行了条码化管理。翻开钢结构公司的产品生产流程表,你会发现,在每张表格的上面都贴有数张条形码,这是生产零部件的“身份证”。

“这些条形码会随着生产工序流转。”桑晓宏介绍。在产品的生产中,生产过程被划分成了若干个任务控制点,每个控制点都集成了零部件的加工信息,从下料开始,这些零部件将被进行条码扫描确认出货,而之后的每一个生产环节对这些条码进行再次扫描确认,这就能够为管理者及时提供生产信息,并确保这些零件不会浪费和丢失。

“就像我们在网上买东西一样,物品和发货流程以及到达时间我们都能实时监测。”在自主设计并运用两年之后,桑晓宏对这种零部件条码管理法很满意。

今年,桑晓宏和员工再一次赶了信息化的“时髦”,他们搭建了生产系统和对外协作两个主题的微信群。现在每天桑晓宏都能够收到在微信群里发布的包括营销、售后、安全、质量、生产在内的即时信息,相关人员看到信息之后就会及时做出响应,“各类信息的实时发布和回应能够使大家知晓公司当前的生产经营状况,形成相互监督、相互补台的工作氛围。”

产品升级时不我待

今年开春以来,519厂在对去年康庄产业园产生的巨大效益感到欣喜之外,也对钢结构公司总产值4.5亿元这个“庞大”数字深感忧虑。

在这4.5亿元产值中,公司获取的利润不到500万元。更严重的是,钢结构公司的主打产品——燃煤电力钢构架的产值占了这4.5亿元近90%的份额。

从2008年开始,我国煤炭进口量不断增大,仅2013年就比前一年上涨12个百分点。外部巨大的市场压力不断冲击着中国煤炭相关产业。而另一方面包括风能、核能、太阳能等在内的新能源发电时代正在来临,虽然煤炭发电量占我国全年发电量的绝大部分,“但这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产电模式总有一天会被市场淘汰,那个时候我们生产的燃煤电力厂房钢构架将不会再有客户。”韦中山表示。

“钢结构公司绝对不能坐以待毙,产品必须要再次改造升级。”而这也是519厂整个康庄航天工业园在接下来发展转型的总基调。

可喜的是,今年年底,为适应国家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要求而投资建设的康庄航天工业园的三期工程即将竣工。在这些崭新的建筑中,将会诞生新的产品研发中心和科技研发项目,那个时候,随着技术与产品同时升级,康庄航天工业园将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钢结构公司的目前困境也有望得到根本解决。

如何在传统军品优势生产领域趟出一条民品转型升级之路,康庄航天工业园依然在努力。(姚天宇 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