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圆满的“纪念版”发射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4-11-19

◆遥感卫星二十三号发射任务是同系列型号发射的收官之战。“如果把每个发射过程都当作是一个故事,那么此次收官称不上是一个好故事,因为它缺少了跌宕起伏的情节。”——型号总指挥黄金生

◆1974年11月,我国第一枚长二丙系列运载火箭研制出厂,2014年11月,我国第50枚长二丙火箭成功飞天。这个时间跨度见证了50枚长二丙火箭的荣耀,更见证了中国航天事业的成长。“我会记住‘50’这个数字,因为从这个数字出发,我们能走得更远。”——火箭总体副主任设计师雷凯

◆“我是踩着师父的肩膀成长起来的,师父把他这么多年的经验都手把手地传授给了我,如果我是一条船,那么师父就是帆,时刻给我把握着方向。”——试验队员姚祖斌

安全卸车

                              

“这不是一个好故事”

卫星发射前,黄金生十分淡然。这位型号总指挥用始终如一的微笑表情,来传达着“卫星状态良好”的信号。

从2004年立项起,遥感卫星二十三号同系列卫星已经在研制团队的“呵护”下成长了10年。按计划,遥感卫星二十三号将是该系列卫星的收官之作。

“如果把每个发射过程都当作是一个故事,那此次收官称不上是一个好故事,因为它缺少了跌宕起伏的情节。”黄金生的话生动而幽默。

的确如此,遥感卫星二十三号的发射旅程与此系列前三颗星相比缺少了很多“惊心动魄”:第一颗星在发射阵地转场前最后一次检查时被发现丢失了一颗螺钉,差点就被取消发射资格;第二颗星进入发射场后,为卫星翻转提供动力的工装继电器发生故障,接受了惊心动魄的3天抢修;第三颗星临近发射时,一名试验队员突发重病,北京、太原、上海三地多个部门联动才得以保住其性命。

而在遥感卫星二十三号发射前一周,试验队员们除了按部就班工作之外,并没有加班加点。在卫星发射前一天傍晚,试验队员宿舍楼道里还可以清晰地听到房间中传出的爽朗笑声。

“除了卫星型号技术变动不大之外,严格的流程管控成为最终成功的关键。”黄金生在总结遥感卫星二十三号能够平稳发射成功的原因时说。

在卫星团队里有这样一份工作矩阵表。横向表头上分布着试验队发射场工作日期,纵向表头上罗列着进场后试验队员们要开展的工作类别。表格根据时间节点、项目分类,清晰地标明了每个时间节点试验队员要完成的工作。“它就像我们的课程表,但又要细致很多。”黄金生指着工作矩阵表说。

据卫星团队质量主管马超介绍,此工作矩阵表在该系列最初两颗星工作中进行过实践总结,在第三颗星试验场工作中开始被试验队应用。而在这次发射的准备过程中,这张矩阵表在前三颗卫星经验的基础之上又得到了进一步细化。试验队员根据矩阵表,将主线和辅线工作有序结合,实现总装、测试、复查、状态确认等工作串行、并行开展。

“按照矩阵表,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定位,踏着时间节点稳步有序地把工作一步步往前推进”,黄金生说这张表就是他们实施流程管控的“秘籍”。

“成熟不代表成功,成功不代表可靠。”黄金生从事航天工作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一个成熟型号的成功发射还需要把握住发射前的“临门一脚”。而“这一脚”卫星团队“踢”得非常漂亮。

按照进入发射场后的工作策划,团队将“一条飞行事件保证链”贯穿于发射场流程主线风险管控工作中,通过“双想”和“复查”梳理所有研制环节的关键点,果断进行质量问题归零和举一反三,坚守“总装操作好,测试比对细,状态确认对”三个基本要求,用表格化的管理方式做到了发射场工作量化有序进行。

“这种精细化的管理模式扼杀了卫星发射前最后阶段的危险萌芽,保证了试验队员们在卫星最后装配和检测过程中的轻松和坦然。”黄金生说。

在卫星试验队的餐厅里,一幅火红的条幅十分抢眼:追求卓越,完美收官。这是在发射之前试验队员们对自己寄予的厚望。然而,当黄金生和他的团队遥望着扶摇直上的长二丙火箭载着遥感卫星二十三号顺利奔向预定轨道时,他们的愿望实现了。

卫星电池安装

                    

“老将”出马 不辱使命

长二丙运载火箭,这位中国运载火箭的“元老”,进入今年以来承受着前所未有的高密度发射压力。但值得欣慰的是,从今年年初到遥感卫星二十三号发射,长二丙火箭已经六战六捷。

作为我国运载火箭中唯一同时具备发射近地轨道、太阳同步轨道、地球同步转移轨道以及大椭圆轨道卫星能力的运载火箭,长二丙火箭在1982年之后的十年间承担起了我国所有返回式卫星的运载工作。由于性能稳定、适应能力强,至今它仍是我国唯一同时具备可以在酒泉、太原、西昌三个内陆卫星发射中心执行发射任务的运载火箭。

“老将”长二丙火箭在我国航天史上屡立战功,其中最让人称道的当数上世纪它为我国航天走向世界的两次助力。

1985年11月,瑞典空间公司访华并参观211厂,会谈后双方签订了关于使用长征二号丙火箭发射瑞典邮政卫星的意向书,长二丙火箭被“钦点”为中国运载火箭承揽发射外国卫星的“排头兵”。1992年10月,长二丙火箭成功发射了这颗瑞典弗利亚卫星,为中国航天走向世界迈下了坚实的一步。

从1994年开始,长二丙火箭承担起我国与美国摩托罗拉公司合作发射用于建设全球性卫星移动通讯系统的铱星任务。1997年底,长二丙火箭首先成功发射两颗铱星模拟星,之后连续成功发射6次,准确运送12颗铱星入轨。与摩托罗拉的合作成为了中国航天与其他伙伴大规模商业合作的典范。

从上世纪70年代到新世纪,从最熟悉的返回式卫星到比较陌生的外国制造卫星再到中欧合作的探测双星,“长二丙”作为我国首枚拥有“金牌火箭”荣誉称号的运载火箭在不断进行技术创新的情况下,40年如一日坚守在发射场。今年10月,长二丙火箭更是创下了在酒泉、太原两个卫星发射中心四枚火箭同时进场执行任务的纪录。

在这个纪录中,长二丙火箭型号副总指挥焦开敏非常欣喜地看到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百发火箭投产计划”和“火箭生产三年滚动计划”在长二丙火箭高强度发射压力下产生的成效。“只有沿着这种产品化、批量化的生产路线走下去,长二丙火箭才能顶住多次连发的压力。”焦开敏说。

但焦开敏认为,在规模化生产的同时还要兼顾针对特殊性能卫星的定制化生产,做到“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焦开敏举例说:“长二丙火箭参照国际标准制造的多型号火箭接口,有时不能满足一些形状比较特殊卫星的对接需求,这就需要‘量体裁衣’,针对卫星进行特殊的结构设计。”

与今年前五发相比,发射遥感卫星二十三号成功飞天的这枚长二丙火箭在技术上改动并不大。“除在火箭推进利用系统控制器上加防静电措施、利用系统地面测试时添加等效器检查、测量系统温度传感器结构密封提高可靠性三项技术改进之外,绝大部分都延续了多年来积累的工艺操作流程。”火箭总体副主任设计师雷凯说:“这些措施用于增强火箭的稳定性和抗干扰性。”

时间的轮回出人意料的奇妙:1974年11月,我国第1枚长二丙系列运载火箭研制出厂,2014年11月,我国第50枚长二丙火箭成功飞天。40年的时间见证了50枚长二丙火箭的荣耀,更见证了我国航天事业的成长。雷凯说,他会记住“50”这个数字,“因为从这个数字出发,我们能走得更远”。

卫星转运

                                  

雏燕出巢 薪火相传

在距离卫星发射还有180分钟时,发射塔架8层活动平台上出现了一对师徒:师父徐怀金,徒弟姚祖斌。

徒弟姚祖斌将上半身探进火箭整流罩预留的窗口内进行星表插键最后的操作。在之后的半个小时里,他要将星表上7个红色的安全插键拔掉,然后准确地换接上白色插键,以保证卫星被送上太空后能接收到所有执行预定动作的信号。而这也是遥感卫星二十三号发射前试验队员们要进行的最后规定动作。

师父徐怀金站在姚祖斌的背后,做这个岗位的02岗。透过厚厚的眼镜片,徐怀金的目光紧紧地盯在徒弟执行操作的右手上,他的眼睛里有专注,有谨慎,更饱含了对爱徒的欣赏之情。

在姚祖斌操作结束之后,徐怀金对他的操作进行了又一次确认检查,然后回过头向他示意,并轻声说“可以了”。

徐怀金在卫星团队里被称为“徐大师”,是这个团队的“定海神针”。很多试验队员都说“有徐老在,我们心里就踏实”。

今年64岁的徐怀金已经干了44年航天工作,不仅自己承担着艰巨的研制任务,并且还下大力气培养新人,姚祖斌就是其中一个。在遥感卫星二十三号中,他和徒弟姚祖斌共同完成了整颗卫星铺设电缆、链接闪线、安装单机接插线以及卫星发射前星表接插线工作。

“如果把卫星比作一个生命,我们的工作就是要为这个生命打造畅通牢固的血管,如果血管坏掉了,那么这颗卫星还怎么发射呢?”从徐怀金带有浓重上海口音的话里,听得出他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

徐怀金对待工作极其认真的态度一直在深深地影响着徒弟姚祖斌。被师父评价为心理素质稳定、悟性高、善于学习的姚祖斌成长速度很快,这个今年32岁的小伙从七年前成为徐怀金的徒弟后成功实现了“三级跳”:从最初的整星电缆加工到单机焊接再到承担起星上电子设备装连操作任务,并且每一步走得都很踏实。

“我是踩着师父的肩膀成长起来的,师父把他这么多年的经验都手把手传授给了我,如果我是一条船,那么师父就是帆,时刻在给我把握着方向呢。”说起对师父徐怀金的感情,姚祖斌表达得很有诗意。

在姚祖斌的口袋里,装着一个蓝色笔记本,300多页的纸上密密麻麻记下了这7年间徐怀金为他讲解过的问题。“我的这个‘宝贝’,不仅是我在专业上的蓝宝书,更是师父花在我身上的心血结晶。”

与其他卫星相比,遥感卫星二十三号整星体积小,单机密度大,安装难度高。准确地实施操作安装步骤对于每个试验队员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而对于姚祖斌来说这个挑战更大,他在执行操作的时候师父就站在后面,连他的后背“都能感觉到师父满满的期待”。

距离卫星发射还有90分钟时,这对师徒完成了对七支星表插头的操作。二人疾步从发射塔架走下,乘车向发射指控大厅转移,他们屏息凝神等待共同倾注汗水的这颗卫星发射升空。

“……3、2、1、点火……”

“星箭分离”

“太阳翼展开”

“天线展开”

……

指控大厅内不断报出的指令证明遥感卫星二十三号奔向苍穹之后状态一切正常。确认发射成功后,徐怀金和姚祖斌这对师徒在指控大厅里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遥感卫星二十三号是这个系列卫星的收官之作,也是徐怀金的收官之作。随着这发卫星的成功,徐怀金决定急流勇退,为自己的航天职业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而徒弟姚祖斌也将带着在这7年之中师父传授的实践经验奔赴下一颗型号的“战场”。

“小鸟不会一直在妈妈的翅膀下,总有一天要自己飞。小姚的技术已经成熟了,我就放手让他飞吧。”徐怀金说。(姚天宇)

设计师现场确认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