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路 不寻常--记遥感卫星三号研制团队

发布时间:2007-11-14

  在从北京出发的路上,记者获悉,由魏钟铨担任总设计师的遥感卫星一号项目通过了国防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的评选。当提及此事时,这位红光满面的古稀老人微微一笑,说:“卫星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我很高兴。但我更高兴的是,我们有支士气很旺且责任心很强的型号队伍。”
  有意思的是,在“技术状态固定、工艺状态固定、研制人员固定”的要求下,遥感卫星三号的团队几乎沿袭了遥感卫星一号的团队,而且更加成熟。
  以航天文化磨合协作队伍
  1999年,遥感卫星一号正式立项。由于被列为863计划重大专项,国家一直比较重视。得益于此,该卫星团队成为了一支“国家队”。虽然项目由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八院抓总,但是单机产品涉及到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中国科学院、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等28家协作单位。
  成立伊始,队伍就面临着“技术难度高、协作关系广、进度压力大”的形势。三者中,又数“协作关系广”这个特点最让人头疼。因为文化和理念上的差异,一些协作单位对航天的管理方式百思不得其解。在他们看来,航天对质量的强调未免有些过头了。为了融合文化,集团公司当时的副总经理马兴瑞甚至直接把调度会开到了协作单位。然而,直到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对方的态度才真正开始转变。
  在遥感卫星一号发射之前,魏钟铨等人发现某外协单位的一个单机产品性能有大幅下降,卫星的整体功能会因此受到影响。于是,他们立即拆下产品派车送往该所。产品到达北京的时候已是深夜,因为情况紧急,该所的研制人员马上开始查找问题。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他们才发现产品里面出现了一个很小的多余物。从此以后,他们对航天质量文化刮目相看。渐渐地,“严慎细实”的作风开始在该所生根发芽。
  几年磨合后,这支队伍逐渐形成了共同的信念,那就是一定要把卫星搞出来。他们经过几年的刻苦攻关,终于在2006年4月将卫星成功送上太空。当时,很多外人都对这颗卫星持不放心态度。然而,卫星不但顺利发射成功,而且工作状态良好,受到了用户单位的高度评价。
  首战告捷,让这支队伍感到极大的振奋。各方协作力量也因此领略到了航天文化的魅力。以后再有问题出现时,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齐心合力地把工作做好。
  今年7月22日,就在遥感卫星三号整装待发的时候,由于某个单位的操作失误,导致整星的地线流过了较大的电流。这会使卫星受到多大程度的影响?总指挥朱洪昌、总设计师於伟民的心中十分着急,而卫星的发射又不能晚于11月下旬。在整个计划都排满的情况下,这个故障的出现,对卫星发射构成了非常大的压力。
  尽管如此,“两总”还是决定将卫星分解,让各协作单位进行单机检查。让人感动的是,大家都毫无怨言地按照“两总”要求进行分析验证。作为抓总体的509所更是为此忙了7天7夜,采取了“人休星不休”的方式两班倒,终于把时间抢了回来,让卫星按时出厂。
  让老中青三代相得益彰
  在发射试验队里随便走走,便会看到很多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们都是已经退休的专家,被返聘过来工作。队员们都亲切地称其为“老专家”,当遇到难题时就跑过去请教,而“老专家”们也几乎有求必应。其乐融融的场面,让人感觉这是一个非常和谐的团队。
  当被问及个中原因时,朱鸿昌笑道:“魏总功不可没。他就像我们的‘老法师’,带出了一支有声有色的队伍。像他这样不怒而威的人,大家都很尊重。”
  魏钟铨则告诉记者,他选人的首要条件,便是看其是否尊重老专家。在他看来,航天的工程经验非常重要,是心血换来的。虽然年轻人的理论基础比较好,但由于缺乏足够的工程经验,遇到具体问题需要老专家来指点迷津。同时,老专家们踏实的作风,无形之中也对年轻人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正因如此,这支队伍中迅速地成长出了一批中青年骨干。据介绍,在关键岗位上的主任设计师和副主任设计师中,30多岁的年轻人比比皆是,其中有不少还是女将。
  “有时候,女将们聚在一起讨论问题,叽叽喳喳,热闹非凡。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们是在吵架呢。”讲到此,朱鸿昌禁不住乐了。
  同时,“两总”还有意识地安排一些年轻人到现场担任指挥,让他们在型号队伍中锻炼成长。但凡有看中的人才,就大胆予以启用,队伍中就有人因工作出色而被提拔为副总师。
  值得一提的是,这支队伍还分出了两支新的型号队伍。“就像细胞分裂一样。我们希望以此培养一批能担重任的人,让他们感觉到在航天干有奔头、有劲头。”朱鸿昌的话语中,满是对未来的憧憬。
  在遥感卫星一号成功之后,这支队伍就把所有的操作流程都固定形成工艺文件,并进行表格化管理。这些举措的一个明显效果就是:遥感卫星三号在发射场的加班时间少了,而且没有发生任何质量问题。
  这个时候,你会真切地体会到一句话——“把责任制的全面落实转化为责任心的全面提高,把对成功的愿望和信心转化为对成功的十足把握”的真正含义,而它就被贴在发射试验队员工作和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索阿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