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四号丙火箭发射幕后故事

发布时间:2007-11-14

 

 长征四号丙火箭

  11月的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已经让人感觉到严冬正在一步步逼近。在这个海拔1500米的晋北高原上,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晴天的午后,你会有种非常舒服和惬意的感觉,可只要夜幕一降临,就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此次遥感卫星三号的发射窗口定在12日凌晨6点48分。根据气象部门的数据,历史上同期最低温度曾达到过零下18℃。这对执行此次飞行任务的长征四号丙火箭来说,是个巨大的考验。
  火箭也要穿“棉袄”
  长征四号丙火箭是“长征家族”的一名新成员。实际上,它已于去年4月27日出色地完成了首发任务,将遥感卫星一号送上太空。因为其三级发动机具有二次启动功能,技术状态较先前的长征四号乙火箭有较大改变,所以在今年4月份该火箭被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变更了代号。
  和首发任务一样,长征四号丙火箭有两个明显的特征:一是使用常规推进剂的三级发动机采用二次点火技术,二是整流罩直径达3.8米。所不同的是,此次发射的火箭可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低温环境。
  火箭总指挥翁伟樑告诉记者,为了满足用户的要求,及时地将卫星送上天,他们可没少动脑筋。以前碰到天气冷的时候,充其量也就是给卫星的整流罩穿上“棉袄”,即贴上厚厚的泡沫塑料作为外保温层。现在,连火箭的一、二、三级发动机舱段都给贴上了。同时,他们还选用了一种更耐低温的反推火箭。
  按照他们的设想,在塔架打开之前,不断地向火箭发动机送热风以保证温度环境。待到塔架打开后,利用箭上的外保温层,使温度不致于降得过低,从而满足发射要求。据保守推定,塔架最晚全部打开的时间为发射前半小时。
  然而,这一招的效果究竟会如何?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直到火箭发射前三天的加注前评审会上,总设计师李相荣的心中还有些忐忑不安,毕竟他领教过天气因素的厉害。
  去年,也是这个型号的火箭,也是在这个时段。发射当天,高空风特别大。“5小时准备”时算出来的数据超过允许值的16%,“3小时准备”时算出来的数据更大,到了“40分钟准备”时数据却忽然开始变小。重要决策关头,李相荣用半片“心得安”控制了心动过速,果断地下了决心,使火箭按时升空。
  这次的情况又将如何呢?他不得而知。不过,因为做了比较充分的地面试验,他的眼神中并没有闪过一丝慌乱。
  发射前一天的下午5点,又一次气象预报显示:窗口时间温度为零下5℃到零下7℃。听到这个消息,多天来悬在“两总”心头的一块巨石终于落了地。于是,他们下令将已经贴好的三级发动机舱保温材料加以拆除。实际发射当日,天公作美,一层薄薄的晨雾使多天来低迷的气温跃升到了3.5℃。对此,“两总”开心地笑了笑:“有备无患嘛。”
  掉一块油漆都不行
  在李相荣的工作日志上,记者看到了这样一页小账,上面清晰地注明了最近一段时间发现的质量隐患。在常人眼中,这些问题或许根本算不得什么,然而他们就是这般细致:
  电池上掉了一块油漆,记下来;工作人员在做气密检查时,不小心打翻了身后盛有肥皂水的盆子,记下来;星罩对接后,空调口盖一个螺丝拧下来不顺利,记下来……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就是李相荣“领衔”的队伍的一个鲜明特色。长期以来,他对质量工作的追求几近苛刻,只要发现问题,可以说“六亲不认”。因为这个原因,很多队员都很“怕”他。
  其实,李相荣自己又何尝不“怕”?虽然久经沙场,也是业内大名鼎鼎的“常胜将军”,但每次临近发射,他的脸总是绷得紧紧的,不愿意对媒体开口。据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介绍,压力大时,他会在一天时间吸上近两包的香烟。
  即便是逢人总是笑眯眯的翁伟樑,也向记者坦言:火箭越是成功,越感到压力大,因为总有一个“概率”存在。要想那个“概率”永不出现,只能把工作做得更加细致,因此心头总是沉甸甸的。
  该型号火箭的首发任务虽然完成得很漂亮,但是也出现过一些“瑕疵”。经过一年时间的归零,他们摸清了故障机理,并采取一系列的措施,保证把质量上的“小毛刺”打磨掉。
  在火箭出厂评审前,“两总”系统已对设计文件、图纸和软硬件产品进行了全面复核。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在进场前后,结合本发火箭冬季发射的特点,他们又对可能出现的薄弱环节、疑点和技术状态变化关键点开展了34项质量复查工作。
  同时,他们还细化岗位责任表。先让每位参试队员编写自己的岗位职责,然后交给主任设计师、副总设计师直至“两总”。不仅如此,他们还对测试规程和试验纪律做出进一步的规范,对其它型号发生的质量问题进行举一反三。
  由于测试、检查等工作做得比较到位,让“两总”欣慰的是,此次进场,火箭没有发生什么大的质量问题。
  11月12日,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长四丙火箭用一个完美的挺举,呈上了中国航天本年度宇航发射的收官之作。(索阿娣 文 马骥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