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院成都航天医院抢救灾区伤员纪实

发布时间:2008-06-06

图为成都航天医院的医护人员为伤员做检查 依图 摄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地方政府急需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七院所属的成都航天医院速备200张床位,收治200名灾区伤员。
  灾情就是命令。1小时内,医院就腾出了200张床位,并抽调3辆救护车和15名医疗骨干奔赴灾区。
  “航天医院的医生好哇!”
  5月15日上午9点,成都航天医院的杨政医师随救护车赶到都江堰市临时指挥部。杨政看见许多救援部队的官兵为抢救伤员,脚都跑烂了,伤口在发炎,就立即通知医院送来药品发给战士们。第二天,医院又派车送去一批药品。这天,医院派出的救护车转运了53名伤员。
  在映秀镇,河南特警救出了很多伤员,而各省来的救护车却不熟悉当地路线。杨政便带着来自河南、湖南等地的救护车驶出映秀镇,将运出的13名伤员全部送往成都航天医院。
  通往重灾区的道路打通后,医院接收的伤员骤然增加。至5月21日,有87名伤员在成都航天医院骨科接受救治。
   “有时给伤员做大一点的手术,我感觉手有点颤动。他们都是子弟兵冒着生命危险从废墟中搜救出来的,有的伤员挺过了上百小时,现在放在我们这里救治,责任重大啊!”杨医生说。
  一位来自映秀镇的伤员,手指皮肤坏死,医生为她制定了最好的方案,保住了手指头。一位老太太全身多处骨折,经过手术,恢复得很好,她见人就说:“航天医院的医生好哇!”
  “天使来了!”
  5月13日一早,头一天刚值完夜班的外科护士韩萍就来到医院,请求护士长让她去一线。当晚20点,救护车冒着大雨来到了聚源县。韩萍做好各项准备,等待转送被救出的伤员。
  5月14日凌晨1点,雨越下越大,现场指挥中心的救援人员向救护车走来,看见韩萍就说:“一个小女娃,来这里不是添乱吗?”韩萍指着自己胸前的红十字会标志,亮开嗓门说:“我是来执行任务转送伤员的,医院都等得着急了。”来人听小丫头的话里柔中带刚,也不禁连声称赞。
  在成都航天医院,每名护士都像韩萍一样,有着一颗金子般的爱心。医院总护士长蔡英说,灾难发生后的几天里,很多护士都连续工作了48小时。骨科护士长舒文峰连续7天没换班,有人劝她休息,她说:“我一闭眼,就感觉有千万名伤员在等着救治。”
  在救治前,每位伤员都要先做全身的清洁处理。有些伤员的洗脸水就像泥浆,尽管这样,护士照样耐心、细致给他们清洗干净,才转入治疗程序。
  护士们不仅要医治伤员身体上的伤痛,还要抚慰伤员心灵的创伤。医院每天安排10名护士给伤员做清洁处理,闲暇时就陪在他们床边聊天,听他们说话,听到伤心处,就与他们一起流泪。
  每天,护士们跨进病房,床上的伤员就喊:“天使来了,天使来了!”一名伤员说:“我来的时候,除了半条命,什么都没有。现在,我缺哪样,护士就给我买哪样。”
  “要记住航天医院的亲人”
  5月15日一大早,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驶进成都航天医院,医务人员快速从车上接下来一名9个月大的婴儿,当时孩子生命已垂危。
  孩子名叫潘晨,家在汶川县三江乡水磨镇。地震发生时,倒塌的房屋把潘晨和他的妈妈埋在废墟里。10分钟后,潘晨的爸爸赶回家,在乡亲们的帮助下,从废墟里挖出了母子俩。见孩子受了伤,他抱起孩子徒步两天两夜赶到都江堰市,最后转送至成都航天医院。
  小潘晨很幸运。在湖南省专家医疗队和成都航天医院的通力合作下,弱小的生命竟奇迹般地复活了。
  小潘晨的故事经当地电视台报道后,感动了许多观众。经多方打听,他妈妈终于有下落了。5月20日,成都航天医院的医生前往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将小潘晨的妈妈接了过来。
  生离死别8天后,母亲再见儿子,泪流满面。她痛哭流涕地说:“孩子长大后,要让他记住航天医院的亲人,记住党和国家的恩情。”
  到目前,成都航天医院已出动救护车124车次,222人次前往前线救护伤员,救治伤员182人。航天白衣战士用他们的爱心一次次吹响了生命的“集结号”。
  (唐通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