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知名专家解读北美军工“质量经”

发布时间:2009-08-14
  近日,国防科技工业质量与可靠性研究中心在北京举办了质量与可靠性系列讲座。特邀授课的是来自美国的知名质量保证及系统可靠性专家、目前受聘于中国航天标准化研究所的荣誉研究员陈宪章博士。
  此次北京之行,陈宪章一心想让我国国防科技工业更多地了解北美军工行业在质量保证方面的做法。我国国防科技工业能从美国同行近年来在质量保证方法的调整过程中认识与借鉴些什么?陈宪章博士就这些话题谈了自己的看法。
  
  质量保证功能的“革命性”
  近年来,美国的很多企业,尤其是军工企业,在国防部对成本加上服务费的传统计价方式不再认同的情况下,其质量成本的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加之这些年来美国军工企业新开发出来的产品在成本、周期及功能方面总不能与原先的规划相符合,反应到产品性能上则表现为不能满足使用者的预期,使得企业及政府对质量保证的功能进行了革命性的改变,其具体表现就是从传统的产品质量的保证延伸到整个系统质量的保证。
  陈宪章认为:一个完整的系统包含产品从规划开发到设计验证、试生产、批量生产、使用、维护和修护、退役处理及与之相适应的组织结构。这就使质量保证的工作涵盖了传统企业分工中的研发、生产、质量、财务、市场、销售、售后服务、综合管理及监督审核。
  优化的质量保证做法,在操作层面上打破了原有的质量控制、质量工程及质量保证三大组织板块,而从产品生命周期与市场结合的全新角度,推出综合管理、供应链及市场营销三大新的组织矩阵。
  质量可靠性是一个新的思维模式,追求完美,止于至善。在系统工程的指导下,除了将经营重点从传统的效率转向效果之外,还将管理重心从结果的检查转向过程的控制。其中心思想是将缺陷或不符合期望的现象预先消灭在结果形成之前,从而保证流程输出的结果尽可能地符合期盼的效果。这种新的思维模式的关键点是要由始至终站在全局的高度上,做好规划与预防,而非事后的检测、拦阻、弥补。
  陈宪章作了一个深入浅出的比喻分析:一棵树可以分为树根、树干、树枝和果实,果实就代表产品。传统的观念是,果实的质量受到重视,而其他环节的质量往往被忽略。然而,试想一下,如果树根、树干、树枝的质量得不到保证,又怎么能保证结出上佳的果实呢?由此及彼,传统上对果实质量即产品质量的专注必然要转向对个别流程、甚至于整个系统质量的关注。
  陈宪章进一步打比方:树枝代表流程、作业方式,树干代表组织、经营管理、构架,树根代表软技术和硬技术的方法及工具。这些方法、工具有许多,例如FMEA。所谓FMEA,就是失效模式及应变计划,是处理选项及风险评估的利器之一。
  在规划、设计和制造产品时,通常有三道控制缺陷的防线:避免或消除故障起因、预先确定或及早检测出故障、降低或拔除故障的影响。FMEA正是从第一道防线就将缺陷消灭在摇篮之中的有效工具。陈宪章强调说:“听起来道理简单,但其中包含了严谨的逻辑。”
  
  军工企业有待“苦练功夫”
  曾为波音、通用、西门子、三菱重工等跨国公司提供FMEA、六西格玛、风险管理、可靠性、供应链管理等专业的咨询和指导的陈宪章,通晓国际实业界质量与可靠性领域的发展动向和通行做法,并了解国内相关行业的现状和需求。自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受聘为中国航天标准化研究所荣誉研究员后,他更为关注中国军工企业的质量与可靠性工作。
  陈宪章坦承:质量保证和系统可靠性理论得到了国际上很多知名大企业认同,成为企业经营管理策略的重要一环。从目前情况来看,北美军工行业已从重视产品的质量可靠性转变到对整个系统可靠性的关注,从而使包括产品在内的整个系统的质量都能得到保证。反观国内军工企业的发展,相对来讲,它自成体系,但或多或少地还有对于外部引进的产品设计、开发、生产管理方法不够落实,未能把握“精髓”的遗憾。
  陈宪章介绍说:北美军工行业已经从只注意产品质量,进步到注意流程质量、组织质量、管理质量、规划质量。果实结出来是不是香甜可口,树枝长得好不好,做规划流程时一定要把质量考虑进去。GE、波音等大公司近年来都是这么改善的。
  军工企业都强调产品可靠,但流程可靠度有没有考虑过呢?有没有发挥效力呢?陈宪章深有感触地说:近年来,国内的军工企业在质量与可靠性方面的确做得不错,进步很大。但是不是能突破发展上的玻璃天花板、掌握核心技术,而不再有质量与可靠性上的问题?陈宪章直言不讳地说:一定要从“喊口号”到“见行动”,更进一步到“见效果”。
  陈宪章强调的“合并、简化、删除、重整”8个字,有紧密的系统逻辑关系。他解释说:要把50个作业流程,合并、简化、删除、重整成5个流程,同时它能达到原定100个流程的效果,就是系统可靠度工程所要追求的。想一想,这样减少了多少介面、接口间的潜在干扰?减少了多少低效益或无效益的作业流程和工序?同时加快了反应时间又降低了成本。增加可靠性,就是使之单纯、简单。制度是人制定的,作业方法也是人为的,从根本上简化作业,同时专注于作业的关键效果、成就,能够使整个作业可靠度全面提升。
  陈宪章的一串反问语中透着真切的心情:如果管理者的时间都压缩到极限,神经都紧绷到极限,哪还有时间考虑到决策质量呢?进而怎么能运作可靠的流程呢,就更不用谈产品了。为此,他建议国内军工行业可以借鉴北美军工行业的成熟作法,在方法论上择优选用,丰富和深化中国航天的质量管理理念和方法。(宋丽芳 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