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工程公司成功上市带来的启发与思考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5-02-05

“5,4,3,2,1。铛……”1月28日9点30分,上海浦东。伴随着上市锣声的响起,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所属航天长征化学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

送走前来参加上市仪式的各方宾客之后,航天工程公司的上市团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他们掐指算了算,这条迈向资本市场的征程,整整走了1714天,而支撑他们不断前行的力量始终来源于骨子里的那份航天信仰。

出发:资源整合的产物

上世纪80年代,面对军品任务并不饱满的形势,当时由一院代管的六院北京11所在航天内部率先发展起航天民用产业。

至“十一五”时期,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提出“两个1000亿”的目标,即总资产和总收入在2010年前分别达到1000亿元。一院提出完成总收入280亿元的目标,北京11所领到15亿元的任务。

压力之下见魄力。怎么办?只能向市场要产值。一院党委书记梁小虹认为,一院成立第一个50年创造了无数奇迹,必须通过二次创业和市场化转型来实现再度辉煌。

当时,我国煤化工行业发展正面临煤气化技术的瓶颈。北京11所瞅准市场需求,在燃烧、热能及泵阀技术的基础上打造出拳头产品——航天气化炉,从此走上煤气化技术的攻关之路。

之后,一场航天内外部资源的整合悄然酝酿:把火箭的燃烧、传热、控制和系统集成技术相结合,试验分别在703所、211厂和101所进行;引进行业专家,从北京11所和一院所属各单位调集各路专业人才;收购具有专业资质的甘肃省石油化工设计院,成立院级公司平台,一院和北京11所分别出资7000万元和3000万元……2007年6月22日,航天工程公司的前身——北京航天万源煤化工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作为集团公司体制机制改革的产物,航天工程公司的成长“画卷”逐渐铺开。

2008年10月,航天工程公司设计完成的安徽晋煤中能15万吨/年煤制甲醇和河南濮阳龙宇15万吨/年煤制甲醇两套工业示范装置相继点火成功,被誉为“航天民用产业的‘神七’”。

一年后,两套工业示范装置稳定运行,通过性能考核。航天工程公司的“HT-L航天粉煤加压气化技术”通过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组织的科技成果鉴定:该技术已达国际领先水平。

2010年5月,鉴于良好的发展潜质,航天工程公司IPO上市工作正式启动。随后几年,该公司发展也进入快速成长期——继续专注技术研发,2000吨级气化炉于2012年点火成功;同时着力项目推广,2000吨级气化炉合同订单逐渐增多,3000吨级气化炉也开始研制。

在伊泰集团的煤制油招标项目中,航天工程公司更是从众多国内外竞标公司中胜出。“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在于技术的领先性、产品的高可靠性和项目全生命周期服务优势。”航天工程公司副总经理姜从斌认为。

上市: 1714天的蜕变

上市为企业发展带来的广阔空间显而易见,但引发的转型阵痛对于航天工程公司来说,也是始料未及的。

航天工程公司首先要转变的便是人的观念。该公司领导班子意识到,要想持续发展,必须由原先单纯搞技术和做项目,提升到经营企业的层面上来。

道理虽懂,执行起来却颇为艰难。改制之初,航天工程公司和中介机构便在信息披露方面产生了较大的理念分歧。2010年,在进行尽职调查时,券商要求企业按照清单提供相应的合同材料。给还是不给?一个看似很小的问题曾在航天工程公司内部引发了轩然大波:“商业秘密如果一览无余,以后谈生意还怎么掌握主动权?”

起先,航天工程公司虽然把合同复印件交给了券商,但却隐去了上面的数据。“这哪行啊。”中国中投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保荐代表人陈宇涛拿着残缺的合同,面对保密意识极强的航天人,啼笑皆非。

陈宇涛只好反复向该公司管理层解释说明,合同内容不在可以申请豁免的重大商业机密范畴内,企业要上市必须按规则进行信息公开。团队成员有人犹豫过:“目前发展势头很好,不上市不行吗?”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在上市这一问题上,航天工程公司管理层决心坚定。“我们寻求的是长远发展,不能为了几单生意遮遮掩掩。”一院副院长兼航天工程公司董事长唐国宏和经营班子统一思想,最终一致决定:“合同数据必须给!”经过半年时间,航天工程公司配合券商顺利完成了信息披露。

与信息披露同步进行的还有内控体系的建立与完善。航天工程公司董事会秘书徐京辉坦言,当初按要求进行内控体系建设时,她和其他团队成员只是在懵懵懂懂地执行。直到经历过证监会两次IPO意见反馈之后,他们才深刻认识到完善内控体系对于企业上市的重要性,也学会了通过外部机构严格的卡尺标准来审视自身的体系漏洞。

要上市,航天工程公司还要厘清经营模式,以持续获得利润。该公司的利润主要来源于产品设计专利费、设备费、总承包设计费以及售后服务费等,这样的产业链模式在市场上没有参照对象。“以前各种盈利点可以‘一锅烩’,上市之后必须实现对利益风险控制点的全覆盖,平衡好每部分所需资源。”唐国宏说。

这个“颠覆-重构”的过程无疑为航天工程公司带来了“劳其筋骨”的疼痛,然而在经历了上市后,却被团队成员由衷地认为是企业“新生的过程”。

航天工程公司领导班子渐渐悟出一个道理:要想打造一家健康的百年企业,不能只按自己的想法经营,必须根据监管机构的要求,建立起统一规范的业务流程、管理模式、财务制度和企业文化等。

“改革的过程不会一帆风顺,期间难免经历痛苦。但通过上市,整合了人的价值观和各种资源,提升了经营者对企业本质的认识。其意义要远大于上市本身。”唐国宏感慨道。

坚守:凝心聚力的团队

航天工程公司通过上市获得的另一笔财富,莫过于凝聚和培养了一支讲奉献、有能力的团队。

2011年9月28日,航天长征化学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设立。企业改制即面临着事业人员身份转换和员工持股这两个与个人利益最切身相关的难题。

组建之初,航天工程公司的核心人员多是体制内事业编制的航天人,多年来已经习惯稳定的工作环境和强烈的归属感。企业要上市,必然采取全员聘用制。谁被拿掉事业身份,受到的触动都不可谓不大。

航天工程公司总经理王明坤给员工们做思想工作,分析了上市的重要性和未来前景,并带头转变身份。于是,还在晋开项目出差期间,大家就毫不犹豫地把事业转企业编制的劳动合同给签了。“因为相信组织,信任领导。”大家都说。

中介机构北京观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郝京梅拿到那些劳动合同时难以置信:“对于别的单位最棘手的麻烦,在航天这里解决得竟如此痛快。”

改制中,关于员工持股问题,航天工程公司也面临着两种路径选择的纠结:持,则上市时间周期难以把握;不持,巨大可预期的利益面前,谁不心动?

上市过程中每有分歧,公司内部上下就会思索:到底大家共同的目标是什么?答案自然是获得上市平台。但当经营班子决定做出放弃员工持股的决定时,中介机构合作伙伴们还是感到极为震惊。“航天人的奉献精神和大局观百闻不如一见。”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宏利震惊之余更加感动。

在郝京梅看来,IPO市场上,无论企业多健康,背景多可靠,上市前难免都要经历一番磨练。“没有谁可以有绿色通道。因此,认为‘航天工程公司成功上市理所应当’的观点有失偏颇。”郝京梅觉得,企业顺利上市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自身的努力。

在申报上市的过程中,航天工程公司经历了IPO市场极为特殊的一段时期,期间关卡重重——IPO“堰塞湖”、IPO两次暂停和重启、2013年“史上最严厉的IPO财务审查”、进会后的信息披露新政……这些因素给上市团队带来了远超以往的工作量,也使上市似乎遥遥无期。

徐京辉清楚地记得,2013年几乎每周都会有2~3个行业或财务政策出台。团队便对这些政策逐条研究、解读,进而制定出应对方案。2014年3月,团队注意到证监会出台了一个关于财务报告到期的政策,于是提前建议加审一季度财务报告,以免耽误上市进程。6月最后一天的夜晚,滂沱大雨,团队成员却守在单位办公电脑前,紧张地等待审核结果。最终航天工程公司和其他7家企业从600多家再审企业中脱颖而出。

“在我从业近20年的生涯中,航天工程公司遇到的情况都是前所未有的。面对上述困难,至少三分之一的企业会望而却步,但航天工程公司却经受住了巨大考验。”对此,郝京梅赞不绝口。

同样给中介机构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近5年来,航天工程公司上市团队凭借快速的反应能力和超强的执行力,在企业与中介机构、监管机构各方之间以及企业内部充分发挥着沟通协调作用。

2012年初,团队按照证监会要求组织上市材料,其中函证由会计师事务所收发,但需要团队与分散在各地的客户进行沟通,以保证函证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事务所。为此,航天工程公司召开了全公司协调会,在会上将函证沟通工作落实到采购部、财务部等9个部门。

一个星期后,所有函证都回到了王宏利手上,这样的速度让她在错愕之余,不由得为航天人的节点意识击节叫好。

曙光:开往春天的列车

航天工程公司的上市适逢国内外油价持续下跌,企业发展难免受到来自市场的各种质疑:为什么还要做煤化工?下一步如何保证投资获得好的回报?

对于煤化工的市场环境,航天工程公司却十分乐观。

我国具有“贫油、少气、富煤”的资源特点,在油气资源逐步减少的背景下,高效利用煤炭资源促进经济社会平稳发展成为可行的选择。在唐国宏看来,航天工程公司的核心技术是国家所鼓励的现代煤化工技术,具备很大的市场潜力。此外,我国周边许多国家具有同我国相似的能源禀赋,这预示着未来广阔的国际市场。在证监会发审会上,当唐国宏如此回应时,委员们放下手中正在记录的笔,纷纷点头。

1月28日,航天工程公司股票正式上市发行。一院院长李洪在上市仪式后表示,航天工程成功上市将对保障国家能源战略安全以及牵引、辐射其他产业起到积极作用。

“我们清醒地知道,上市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随着油价下跌和产业调整,我们依然要做好煤化工‘过冬’的准备。”唐国宏并不讳言,“但行业总体趋势是好的,未来还是要通过技术创新和管理提升练好基本功,静待煤化工‘春天’的到来。”

如今,作为航天民用产业市场化改革的典范,上市后的航天工程公司给了其他民品公司更多的发展信心。下一步,一院希望依照此模式扶植更多企业运用资本杠杆,到大市场上获取更大的利润。

“新能源、环保节能、智能制造等领域都是一院瞄准的大市场方向。”唐国宏展望道。而王明坤也表示,未来,航天工程公司将在业务拓展层面进行有益探索,为企业做大做强打下良好基础。

航天工程公司的下一段征程,即将开启。(崔恩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