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图书馆走进航天科技集团各院的学习生活

发布时间:2010-04-19

  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次工作会提出的航天科技工业新体系中,全面创建学习型组织成为航天文化体系的一项重要内容,并指出要坚持以增强个人、团队和组织的学习力、创造力为目标,全面创建学习型组织。而随着信息时代到来,图书馆的建设,尤其是数字图书馆的建设,成为创建学习型组织的重要助推力量。数字图书馆都给读者带来了怎样的便捷?集团公司各院的数字图书馆建设各有怎样的特色?

  近年来,人类知识呈几何级数增长,知识的更新速度大大加快。据专业机构统计,近50年来,人类社会所创造的知识比过去3000年的总和还要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埃德加·富尔先生预言:“未来的文盲,不再是不识字的人,而是没有学会怎样学习的人。”
  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建设国际一流大型航天企业集团的进程中,全面创建学习型组织成为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图书资源逐步由传统的文本型向数字化、多媒体类型转变,航天员工越来越倾向于通过网络无拘无束地获取数字化资源,而近年来集团公司各院数字图书馆的建设,为航天员工提供了越来越便捷的读书服务。

一院数字图书馆年接待读者数量柱状图 (单位:万人次)

一院数字图书馆年接待读者的数量递增迅猛

  助推“学习型”研究院建设
  2009年,一院党委向全院员工发出倡议,号召员工把“爱读书”作为工作和生活的一种态度和精神追求,把“读好书”作为完善知识结构、提升工作能力的重要途径,把“善读书”作为攻克技术难关和破解发展难题的重要举措,为一院实现科学发展提供智力支撑。
  据一院图书馆统计,2009年,一名员工仅一年就下载了2584篇文章,居全院员工下载文章数量之首。2004年4月至2005年5月用户访问量约7万人次,2006年达到了12.5万人次,2007年达到30万人次,2008年达到220万人次。而仅2009年一年,全院员工访问院数字图书馆已累计达到400万人次,5年中访问人次增长了57倍。
  “现在我们室的同事都形成了一种习惯,凡是完成预研项目报告等论证性工作,就先到网上粗略查询一下国内外相关背景资料、达到的水平,再根据自己报告的内容精确地搜索专业要点和细节,这样可以极大地提高效率。”一部12室陈旭东说。
  同时,数字图书馆还为一院赢得了较大的经济效益。以外文资料为例,要购买相同的纸质外文报告资源就需要300万元;按中文期刊每篇3页,外文科技报告每篇平均10页计,全年读者共下载文献370万页,按一般信息服务商标准每页0.5元,则最少需要185万元。
  目前,一院正在加紧进行数字图书馆四期建设,以期达到“收藏特色化、资源数字化、传递网络化、服务个性化”的更高目标。数字图书馆四期建设将在原有的一、二、三期的基础上,加强航天特色文献研究和数字资源建设,充分开发和利用现有的馆藏资源,建立起具有信息数字化加工、存储、资源共享、检索、信息发布等多种信息管理功能的信息服务中心。通过建立统一的检索平台,整合院数据库资源,同时增加提高员工文化素质方面的内容,实现一站式服务,为“数字一院”建设打下坚实基础。
  


数字图书馆让学习可以随处进行

  读者因NSTL服务站而“幸福”
  五院图书馆于2002年正式开通了图书馆数字资源服务。2009年起,五院图书馆与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NSTL)进行合作,经过前期策划、沟通磋商、考察调研,并通过半年的试用服务后,于2009年底正式建成NSTL航天五院服务站,成为NSTL目前在我国航天系统设立的唯一一家服务站。
  NSTL航天五院服务站建成后,大大推进了五院图书馆的数字化进程,可为全院读者提供范围包括西、日及俄文期刊,国外科技报告、外文会议论文、外文学位论文等文献文摘数据库检索和原文传递服务。通俗一点讲,“幸福”的五院读者目前可以通过数字图书馆搜索到国内现有的60%以上的外文资料。随后,读者可对文献提出原文请求,图书馆工作人员将会根据请求信息获取原文并传递给读者,使全院科研生产人员足不出户即可获得最权威的海量外文文献信息服务。
  NSTL航天五院服务站自揭牌开通以来,原文传递服务受到全院广大读者的热烈追捧,文献请求量不断攀升。短短数月已达到2千余篇,4万余页,相当于每8个人中就有一人通过五院数字图书馆获得了外文原版资料。其中,外文学位论文这一全新的数据资源更受到广大科研人员的青睐。在NSTL年底总结会上,航天五院服务站被称为“起步最晚,利用最好”的单位。
  未来,五院数字化图书馆将在原文传递服务基础上,结合重大型号需求开展深层次定题文献服务,根据读者专业需求实施文献推送服务,深入开展特色自建全文数据库建设,为全院读者提供更加完善的网络科技文献信息保障服务,为全院的创新发展发挥更重要的智力支持作用。
  


八院数字图书馆的网页

  信息化建设的“先遣部队”
  2010年1月,八院数字图书馆正式启用,科研人员只须坐在办公室里,点击鼠标,输入关键词,各种所需期刊、论文、分类资料立即尽收眼底。
  808所情报室作为八院数字图书馆的主要研制、开发、维护部门,为适应航天未来战略发展需求,开展了广泛的意见征求和调研活动,为八院的情报资源信息化建设投石问路。经过反复调研论证,具有八院特色的数字图书馆建成了,在线数字图书馆作为一门全新的科学技术应用在航天信息情报领域属国内首创。
  八院数字图书馆页面主要由每日航天新闻、专题资源、自建资源三大部分组成,下设中国知网、外文文献、超星电子书、标准文献、航天国防科技报告等多个专题资源库,分别满足研究人员不同查询需求。其中,每日航天新闻更新速度达到日均20余条,平均短时在线人数突破了1000人次。数字图书馆成立至今受到了型号老总、技术人员的广泛好评,成为科研人员了解航天新闻、获取相关信息的重要途径。
  数字图书馆建设成为了八院技术基础数字化信息资源平台建设的“先遣部队”,其辐射效应已逐步显现。情报部门在整合数字信息资源、提供检索服务的同时,组织情报专业人员、厂所技术专家、翻译人员形成业务团队,为八院各研究所提供分类搜集专项情报服务,成为专业信息归纳、总结、分析的“集散中心”。同时,八院数字化档案馆建设工程今年将全面启动;技术基础信息综合服务平台整体规划制定已经启动,专利申请、委托,标准资料查询等基础服务将实现全过程网络管理。    八院技术基础平台坚持“以信息化为主导,以创新性为核心,以集成化为特色”,加大数字化信息资源建设力度,在系统集成基础上努力开拓新领域,以满足八院不断增长的型号任务和未来战略发展的需求。
  


数字图书馆是技术人员的好帮手

  成为航天员工的良师益友
  2006年,六院根据科研生产工艺技术和信息化建设发展的需要,在厂所全面推进电子阅览系统,建设共享平台。六院本部机关、11所、101所、165所等单位提前下发调查问卷表,从各部门个人岗位性质出发,确定购买图书期刊的种类名称。针对局域网之外的部分航天技术应用产业单位和不熟悉电脑操作的职工,各单位情报档案处特别购买了互联网读书卡或提供替代查询服务,扩大了电子书籍查询的内容和范围。
  另一方面,六院不断拓展信息来源渠道,创新服务形式,与19所、749所、中国科学院情报信息研究所、中国机械工业情报信息研究所、国家专利局及国家图书馆等建立了长期信息服务渠道。目前,六院6家科研生产单位共购买电子图书近2万册,内容涉及设计、工艺、试验相关的材料、化学、机械、计算机、经营管理、法律等几十个专业技术领域,从下载数据上看,新技术、新工艺方面的书籍期刊大受追捧。
  从2007年开始,六院北京11所还全面进行了库存常用图书的数字化工作,工作人员用扫描的方式,将珍贵的老版孤本图书、昂贵的进口专业书、液体火箭发动机系列丛书、常用设计手册等转成PDF格式的电子文件放在局域网情报图书网页上,方便职工随时查询参考。801所信息管理人员还将大家经常使用的电子书制成翻阅更为简单的软件工具,提供内容检索和网上答题服务,增强了电子图书的利用能力和使用效果。大家普遍反映这些电子图书内容适用,使用方便,是工艺技术人员工作中的“良师益友”。
  
  相关链接:
  什么是数字图书馆?
  数字图书馆(Digital Library)使用数字技术处理和存储各种图文并茂文献的图书馆,实质上是一种多媒体制作的分布式信息系统。它把各种不同载体、不同地理位置的信息资源用数字技术存贮,以便于跨越区域、面向对象的网络查询和传播。它涉及信息资源加工、存储、检索、传输和利用的全过程。通俗地说,数字图书馆就是虚拟的、没有围墙的图书馆,是基于网络环境下共建共享的可扩展的知识网络系统,是没有时空限制的、可以实现跨库无缝链接与智能检索的知识中心。
  
  什么是移动数字图书馆?
  移动数字图书馆是以智能手机为载体,采用先进的移动快讯技术,将传统短信的推送服务方式和WAP网站的拉取服务方式相结合,为读者提供便捷、及时、个性化的新型服务。读者在自己的手机上安装移动数字图书馆提供的客户端软件,即可根据个人喜好订阅信息频道。
  
  中国国家数字图书馆工程
  中国国家数字图书馆工程是我国“十五”规划确定的重点文化设施建设项目。工程总建筑面积77678平方米,国家数字图书馆工程为12921平方米。国家总投资12亿元。工程完工以后,国家图书馆的馆舍面积将达到约25万平方米,列世界第三位。
  
  美国国会图书馆BARD服务下载达100万次
  盲人点字及有声读物下载服务(简称BARD服务),是美国国会图书馆盲人及残障人士服务部推出的创新服务项目。该服务于2009年4月30日正式推出,很快受到了读者的欢迎。目前,下载量达到了100万次。
  “可以立即下载并阅读自己渴望的成千上万的书籍和杂志,而不是被动等待电子邮件,这种体验感觉很棒”,读者Gatton说道,“虽然使用BARD服务刚刚1年,我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了该服务该怎么办。”
  BARD服务的下一步发展是将管理权从美国国会图书馆转移到州立图书馆及地方图书馆,以便向盲人及残障读者提供服务。

    (刘兰 北星 关丹 李晨 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