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工百年老字号211厂航天强国之路

发布时间:2010-08-20
  从我国第一枚火箭问鼎苍天,到中国航天三座里程碑竖立太空;长征系列运载火箭不仅为中国航天搭建了登天的长梯,而且成为中国航天发展最典型的代表。在这部饱含历史沧桑的画卷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211厂以百年老厂不懈的追求,书写着其中最精彩的部分,腾飞铸箭强国的光荣与梦想。
  8月10日,随着长征四号丙火箭托举着遥感卫星十号在轰鸣声中飞离晋西北大地,我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完成了127次出征,其中有95发火箭由211厂生产总装,占总数的近四分之三。
  
  “1059”仿制实现华丽转身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年轻的新中国各方面正在起步阶段;刚刚归属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的211厂,此时正经历着从飞机修理制造向运载火箭研制总装的转变。正是这一成功的华丽转身,助推了1960年中国第一枚近程导弹从祖国的地平线上飞起。
  1957年12月的一个神秘冬夜,一列满载苏军士兵和装备的军列悄然驶进北京西南郊一个站台。在微弱的手电筒光线下,两枚从苏联远道运来的P-2型弹道导弹踏上了中国的土地。一个极为秘密的任务等待着211厂去完成。
  这项任务的实质就是,以苏联P-2导弹为原型,仿制出中国的第一枚导弹。争取在1959年10月1日前完成仿制,向1959年国庆献礼,故命名为“1059”。
  导弹技术是现代科学技术和基础工业成就的综合体现。而刚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科学技术还十分落后,211厂是飞机修理起家,“1059”导弹仿制注定是一场特殊的战斗。
  导弹的制造手段和飞机的修理制造大不相同,飞机制造主要靠铆接,而导弹制造以焊接为主。“1059”的箭体,除了个别部件为铆接结构外,其余部件均为铝合金焊接结构,必须采取氩弧焊。
  工艺和工种,从头学起!211厂将人才培养和保护作为厂里发展的根本大计,先后派出千余人次到兄弟单位去学习焊接技术,240名铆工也从此放弃了用来看家的本领,开始苦学焊接技术。当时,国内没有氩气生产,进口一小瓶氩气就要花6万元,培养一名合格氩弧焊工的花费比培养一名初级飞行员还要多。焊工师傅们极其珍惜这个机会,很多人为了练习手稳,胳膊上都绑上了沙袋。
  仿制过程中,厂党委始终强调“自力更生为主,力争外援为辅”的方针。很多师傅干脆抱着被子住在了工厂,白天黑夜连续干。没有设备,就用土设备生产工装和部分零组件;焊接推进剂箱的自动氩弧焊机迟迟不到货,技术人员就和工人师傅一起,突击进行反设计和试制,最终获得成功;锻造需要的东德制造的大型设备要等3年才能到货,工人师傅不等不靠,用12磅重的大锤手工校正,硬是敲出了合格的产品。
  在“1059”仿制进入决战阶段,中苏关系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苏联单方撕毁“协定”,撤走援助技术人员。然而这些客观原因不仅没有影响211厂发展的脚步,反而更加激发了大家的干劲。
  1960年11月5日9点02分28秒,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1059”导弹呼啸着飞离发射台直刺蓝天,发射圆满成功。
  “1059”导弹结束了中国没有导弹的历史,211厂也完成了从飞机修造厂向火箭研制总装厂的华丽转身。在这华丽转身的背后,211厂为中国航天留下了弥足珍贵的财富:一套航天产品生产、运输及靶场试验规范、流程,一套航天产品质量保证和质量控制方法,一支以焊接技术为代表的航天制造队伍……
  “1059”导弹的成功仿制只是一个开始,要推进国防现代化建设,靠仿制是远远不够的。此后,211厂开始从仿制走向自主研制。
  
  里程碑上写就功勋
  提到中国航天的发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诠释。有一种最简洁也是最有力的回答是:中国航天在太空竖立起了三座里程碑:发射东方红一号卫星、载人航天、月球探测。铸就这三座里程碑,211厂发挥出了制造龙头企业的作用。
  在完成东风二号、东风二号甲导弹研制后,211厂响应毛泽东主席“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的号召,向另一个重要方向开拓:生产能够把卫星送上天的中国自己的火箭。
  1966年11月,长征一号火箭进入研制阶段。为了让火箭具有良好性能,211厂先后采用爆炸成型、化学铣切等多种新工艺方法,攻克了箭体结构方面的诸多技术难关。
  1970年,长征一号火箭将东方红一号卫星成功送入太空,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独立研制和发射人造卫星的国家。东方红一号卫星的重量超过了苏、美、英、法四国首颗卫星重量的总和。
  中国航天实现了第一个里程碑后,伴随着长征二号系列、长征三号系列运载火箭等型号的研制,中国长征运载火箭型谱开始变得丰富。
  载人航天工程是迄今为止航天史上规模最大、系统最复杂、技术难度最高的工程。211厂承担的火箭生产总装任务是载人航天七大子工程之一。从1992年中国政府正式批准了载人航天工程,直至1999年第一艘试验飞船发射成功,211厂走出了一条8年铸“神箭”的道路。
  为逃逸系统整流罩提供稳定平衡力的全新系统——栅格翼,是长二F运载火箭技术攻关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项。1997年3月,已交付的首件模振箭逃逸系统整流罩因超重900余千克被判了“死刑”。设计者们决定从栅格翼上减轻重量,而控制和减少栅格翼的整体焊接变型就成了火箭研制的瓶颈。
  整流罩的生产因设计更改一停就是半年。接到新图纸恢复生产已经是当年9月,所有的生产流程必须从头再来一遍。211厂反复论证,发现栅格翼整体焊接变型的规律,自制了焊接试验装置,将手工焊改为自动焊,并设计、制造出了6大项焊接专用的工装及夹具,最终顺利完成了栅格翼的焊接任务。
  1999年11月20日上午6点30分,长二F火箭托举神舟一号试验飞船成功飞向太空,迈出了我国载人航天的历史第一步。
  2007年10月24日18点05分,我国航天的第三个里程碑——探月工程,伴随嫦娥一号卫星准确进入预定轨道而成为现实。这次成功,再次证明氢氧火箭发动机经得起考验,称得上是一颗健康跳动的“心”。
  早在1970年,211厂便开始对氢氧发动机展开了研制。螺旋管束式喷管延伸段的焊接,是氢氧发动机研制的关键技术之一。在全国劳模高凤林的带领下,211厂技术人员硬是攻下了这一技术难关。发动机一些核心部件,采用电解、电火花、电子束焊等特种加工技术,实现了高精度加工。
  氢氧发动机的研制成功,使我国成为第三个掌握氢氧火箭技术的国家,而211厂也成为中国唯一的火箭低温氢氧发动机制造企业。
  2007年,刚刚度过50周岁生日的中国航天,迎来了新50年的发展机遇,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发展时代悄然来临。作为最早、规模最大的运载火箭研制生产总装企业,211厂乘风破浪,尽展跨越式发展的雄姿。
  
  高密度发射天堑变通途
  中国航天新50年壮阔发展的事件之一,就是为满足国内、国外用户的需求,进行更多的宇航发射任务。于是,从这一年开始,运载火箭的第一个高密度发射周期来临了。211厂未雨绸缪,抓住机遇,将看似不可逾越的天堑变成了通途。
  从两年一枚、三年两枚,到一年五枚、一年十枚……运载火箭批量生产,带来的不仅是当量上的变化,更是基础能力建设、科研生产体系、工程转换能力、核心技术实力等一系列实质性的变化。
  在长年的技改投入支撑下,211厂已形成了包括总装测试、数控加工、钣金、特色焊接、特种加工等工种在内的能力完整、核心突出的研制生产体系。在长征系列火箭迎来第100次发射之际,一座新的火箭总装测试厂房投入使用,使211厂总装总测能力如虎添翼,形成了面积5万平方米,能容纳7个足球场的现代化火箭总装总测厂房,能够满足一年十枚火箭的总装测试。
  211厂航天制造技术也伴随着高密度发射,迎来了一个发展的春天。该厂以型号需求为牵引,培育核心技术,并广泛开展工艺攻关、工艺改进和工艺预研等工作。掌握了运载火箭总装测试、大型薄壁低温贮箱焊接、大型结构件整体数控加工、低温活门制造装配、大型薄壁结构件铸造等一系列航天特色关键技术;具备了箭体结构件制造、部段装配及全箭总装测试,液氢液氧发动机的研制,地面设备、型号工艺装备的研发及制造等雄厚的工程转化能力。
  为深入探索运载火箭批量生产组织模式,211厂开始推行“组批”生产,即零件生产按批管理,产品装配按发管理,部段装配和总装按型号布局,形成一条由零件单元、装配单元和总装总测单元组成的型号批量生产流水线;各个单元从人力资源挖潜和现场组织管理两个方面迅速作出反应,以适应持续高密度发射的新形势。同时,应用三维数字化制造、三维工艺设计与仿真、三维工装设计与仿真、制造现场管理、制造资源等信息技术,实现了设计数据、工艺过程、生产过程和质量管理过程等资源的集成和信息管理。
  承载着打造护国利剑、铸造强国神箭的光荣使命,211厂伴随着中国航天一同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辉煌历程,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状、首次月球探测工程突出贡献单位、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突出贡献集体、国家技能人才培育突出贡献奖等多项荣誉,其辉煌业绩也已被载入新中国的航天史册。
  今天的211厂,把这些辉煌与荣耀留给历史,正以不竭的创造力、旺盛的生命力,继续书写着中国航天技术跻身世界前沿的传奇。(陈全育 洪园)
  来源:中国航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