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502所严抓质量 靠“人”更靠“制度”

发布时间:2011-09-07
  在火箭发动机零部件的装配过程中,两颗直径一样但长度差4毫米的螺母如果装反了,后果是什么?
  “当时我们在总装发动机时如果检查得再仔细点,4毫米的差别还是能看出来的。”谈起之前因为螺母装反而导致一院211厂一次发动机试车“吃败仗”,王志东至今还很遗憾。
  王志东是该厂负责火箭发动机总装的16车间副主任。据他介绍,一台火箭发动机上有将近2500个零部件,而一发火箭上光铆钉就有上万颗。“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该厂质量处处长王庆表示,要杜绝低层次质量问题,“关键要从技术上减少对人的依赖,从管理上加强对规则的执行。”
  和王庆一样,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502所质量处处长于立明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避免低层次质量问题,关键要靠制度保证”。
  早在2006年~2007年期间,该所任务量和新员工剧增,一度出现了一些低层次质量问题,SADA(太阳帆板驱动机构)研制中心副主任刘继奎回忆当时的感受是“压力极大,面临空前的质量危机”。
  如今,该所那段最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机电中心主任武登云说,扭转局面的关键还是要让员工严格执行规章制度,规范管理。
  现在,如果要进入机电中心的高速执行机构实验室,必须“全副武装”——换上一整套的帽子、衣服、裤子和两双鞋套,连鞋套上的防静电带都必须塞进袜子里。
  “以前穿一件大褂就行了,但现在为了防止静电、多余物导致操作出问题,必须确保工作环境的高洁净度。”武登云说,这样能最大程度地规避工人违规操作。
  细化操作细则和数据包、加大对新员工的培训考核力度等措施,这些都是该所当初摆脱质量“窘境”的“法宝”。“刚开始,对新员工进行培训考试,我亲眼看见有的人手上拿着笔哆嗦个不停。”武登云笑言,现在经过多年的坚持,这两年年轻员工“稳”多了。
  相比之下,211厂针对近期严峻的质量形势,对近3年来发生的质量问题进行了统计分析,梳理出的型号“易错”项目达4355个、“难操作”项目114项,动作堪称“大刀阔斧”。
  “易错”项目被员工戏称为“陷阱”,是指生产过程中容易因判断失误而导致错误的环节。如何让“易错”项目不再易错?该厂给出的答案是:给陷阱贴出“警示牌”,或者开辟“新路”。
  执行“神舟八号”飞行任务的长征二号F改进型火箭是该厂今年的重点“照顾对象”。在火箭助推器的气瓶上,有4个固定螺母,两两一样,尺寸略有不同,极易混淆。“光从图纸上看,很容易装反。”曾操作过这道工序的该厂7车间装配一组员工小李说。
  梳理出这个“易错”项目后,7车间在质量过程控制卡上增加了一项对螺母尺寸的测量记录,同时也在工艺文件上给出了提示,并增加了多媒体记录。入职不久的屈明杰说:“对于我们这些经验不足的年轻员工来说,很需要这种警示。”
  今年,211厂7车间梳理出1800多个“易错”项目,“虽然工作起来更麻烦了,还可能拖慢进度,但必须保证质量优先。”该车间副主任梁巨峰介绍,如今,7车间的工人在质量和进度的双重压力下,每天加班加点,现在看来这种状态要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如果说工艺规程是装配工人的“教科书”,那么负责火箭发动机装配的16车间最近又多了一本多媒体“辅导教材”。
  走在该车间,可以发现每个工位旁都设有一台计算机,工人可以从中观看50多道成熟型号发动机装配工序的操作演示视频。每段视频都是由经验丰富的老员工“主演”,一些重、难点操作一下子就变得直观、生动起来。
  王志东也指着新一代大推力运载火箭发动机的图纸比划了起来,“这是平面图,只反映各个零部件的连接关系,而不反映实际距离。有时候导管的排列是立体的,操作者仅凭在脑海中想象很容易出错,而视频教材是对工艺规程很好的补充。”
  按照计划,该厂将普及这种多媒体手段,在关键环节或易错环节提醒员工,并颁布相应的规章制度,确保严格执行。
  502所虽然已经摆脱了几年前的质量“窘境”,但大家认识到,抓低层次质量问题不能只是“刮阵风”,由该所SADA中心首创的“质疑单”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每名员工随时都可以在单子上填写自己在工作中存有的质疑,然后供全员分析讨论,甚至通过试验验证。而且,每条质疑都一定会得到答复。
  “就好比像开车,刚开始大家都是小心翼翼,一旦技术熟练了就越开越快,而这时也往往容易出事故。”武登云认为,502所的质量形势虽已趋于“风平浪静”,但面临当前的高强密度发射任务,抓低层次质量问题依旧来不得半点松懈。(陈立 吴思)
  来源:中国航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