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导航抢抓战略性商机

文章来源:中国航天报 发布时间:2015-05-21

原题:三年左右,我国将发射18至20颗北斗卫星保障服务“一带一路”

北斗导航抢抓战略性商机

“北斗应用已经被纳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规划。到2018年左右,我国将至少发射18至20颗的北斗卫星,重点保障服务‘一带一路’。”在刚刚过去的第六届中国卫星导航学术年会上,中国卫星导航系统管理办公室主任冉承其抛出这则消息,掀起现场“涟漪”。

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简称北斗)究竟如何对接“一带一路”?企业又该如何抓住这难得的发展机遇?这都是在对接过程中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官方:

布下“天网”,再育一方沃土

如果你是“北斗迷”,你会发现,北斗服务“一带一路”工作设想其实早已显露端倪。

早在一年前第五届中国卫星导航学术年会召开时,“巴基斯坦国家位置服务网一期工程完成构建工作”的消息就登上了各大媒体的版面。

这是北斗的首个海外组网项目,它成功使巴基斯坦成为继泰国、老挝、文莱和缅甸之后第五个使用北斗的国家。之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也开始接触北斗。

“北斗企业正积极在巴基斯坦、泰国、印尼等国家开拓海外应用工作。”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总设计师杨长风曾在多个场合这样说。

在今年学术年会召开前夕,北斗在“一带一路”上再传捷报——中俄签署《关于中国北斗和俄罗斯格洛纳斯卫星导航系统共用兼容性的声明》,北斗与“导航家族”中其他成员的“牵手”首次有了政府文件作保障。

作为“导航家族”的后来者,北斗对于世界用户来说还有些陌生。它只有与GPS、格洛纳斯、伽利略三大卫星导航系统成员携手并进,才能更具“国际范”,也才能更好地服务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百姓。

以国际民航为例,等到全球四大卫星导航系统建成并实现兼容互操作后,飞机在任何时间地点都能“看到”15颗以上卫星,类似马航的事件也许就将不再存在。飞机也不需要依靠地面制动设备,只靠机上的设备就能自动起飞和降落。

据冉承其介绍,我国官方为了实现上述愿景,正在努力参加国际有关卫星导航方面的活动,积极参与基本系统与星基增强系统兼容与互操作、服务性能参数等重点议题协调,尽可能推动导航系统间的合作。

北斗加入国际组织标准是一条必经之路,北斗为此付出不懈努力。去年11月“北斗”正式成为国际海事组织认可的全球第三个卫星导航系统,支持北斗定位业务的20项技术标准已经在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中获得通过。

“未来我们愿意以开放的心态,推动各导航系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提高导航定位的可靠性。”冉承其说。

科研人员在天上拉下一张“天网”,政府在地面培育一方沃土,真正让北斗落地要靠企业。“整个产业链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冉承其说。

第六届中国卫星导航学术年会产品展区现场

专家:

是块肥肉,商机无限

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战略的先行军,而北斗所带来的定位导航、监控、授时、短报文功能都是交通、运输等领域不可或缺的。

“对中国人来说,北斗产品就相当于时间和位置两种信息的传感器,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工业4.0’,信息化程度越高就越离不开北斗。”冉承其认为将北斗推广到“一带一路”意义重大。

同时,“一带一路”战略也为北斗国际化带来空前机遇。如今,我国国家领导人在开展“一带一路”国家外交时把北斗作为中国产品走出去的一个重要品牌,政府更是对北斗产业化给予一系列优惠政策。这都为北斗走向“一带一路”铺路。

“天上提供了好条件,地面应用要越快越好。”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高级技术顾问孙家栋院士认为,“北斗”要更好地服务于“一带一路”,地面应用部分要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持续提高基础器件的性能,包括板卡、芯片等。二是不断提高终端设备的产业化水平和质量,实现产量更高、质量更好、价格更低。三是加快体系化发展步伐,要融合交通、医疗等行业,建立统一的管理平台,进行一体化规划,其中北斗起牵引作用。“要先在国内发展成一个完整的体系,再往国外推广。”孙家栋说。

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副总设计师谭述森坦言,在GPS、格洛纳斯都覆盖到的区域,让别人对“北斗”感兴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要创新思维,在基础设施的工程建设中就打下“北斗”的烙印。“在‘一带一路’有关项目中,企业要组成国家队走出去,提供立体式的服务。建设企业不要只关注大的工程项目,还要注重配套的小项目,把信息服务带动起来。”谭述森说。

企业:

铸一把利剑,开一方疆土

中国卫星导航工程中心高工吴海玲认为,企业参与“一带一路”战略,有四种途径:结合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从相关部委等获得一些基金支持;把“北斗”作为基础产品融入到“一带一路”施工项目中,以工程项目配套的形式走出去;依靠一些企业原有的产品出口渠道“走出去”;借助于有关部门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北斗”推介宣传活动,把产品带出去。

“无论哪种方式,企业都要先在国内做好充分的准备。”吴海玲说,北斗产品要进入“一带一路”市场,就要凭借性能、价格优势被当地的老百姓认可。

在本届年会上,不少业内专家和企业都提出“北斗+”这一概念。正如吴海玲所谈到的,当“北斗”作为基础产品具备了被应用到大众消费类产品中的条件时,单独的北斗产业将不再存在,北斗应用也将上升到一个新的台阶。

事实上,诸多北斗企业也正在努力使自己强大起来。

一方面,它们正沿着上下游进行并购和整合,谋划芯片、板卡、天线、终端、运营全产业链布局的模式,以便以集成商的姿态走出去。比如,本届年会前的一场最大并购——北斗星通并购华信天线和佳利电子。另一方面,这些企业也正在将北斗与交通、物联网等融合,打造成熟的智能产品,如智能驾考、智慧交通、智慧农业等,为走出国门做足准备。

当前,一些高精度导航定位和测量产品已经随着“一带一路”基建工程走向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依托“北斗”的智慧农业项目正在新疆等省份进行示范,企业也正谋划将来把相关产品推广到中亚、西亚等国。“我们要用好用足各类优惠扶持政策,潜心打造核心竞争力。”司南导航总经理王昌说。

而作为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空间组网部分的主力军,来自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的团队也迫不及待地想让自己精心培育的“新宠儿”亮相在“一带一路”。其中,2014年,西安航天恒星科技实业(集团)公司就成功申报《丝绸之路北斗智慧文化旅游信息服务系统示范应用系统》。(贺喜梅)